(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2018-01-16 22:02:15作者:静思践行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by 静思践行

《潘金莲不后悔》

 前言

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刚刚结束,春风没法一夜之间融化十尺寒冰,各种奇异的事情仍在发生,何况山高路远,一痤小县城,男女之事,也可能上升为政治博弈。

第1章   行刑前的魂灵牵挂着女人,女人却在对镜贴花

行刑前的魂灵是躁动的,看行刑的人群也是躁动的,震慑的威力在空气中传递,涌动在每个人心中。

郭俊被公安架着胳膊往大卡车上拖,他的一条腿因为事先被射击过,仍无法行走,从案发到枪决,才短短的一个多月,他的死刑宣判就下来了。

郭俊意识到自己马上要被枪毙,满腔的冤屈如山洪爆发,泪水一泄而出,他朝人群里的老母亲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他觉得这世上除了母亲,已没人会相信他。

“妈,我冤枉啊!”

“妈,我没杀人为什么要被枪毙啊!

“妈,你怎么不求求他们!”

早已哭干了泪水的老母亲,听到儿子凄惨、沙哑的撕喊,再也支撑不住,一阵胸闷,昏死过去,幸好被旁边人扶住。

郭俊看到母亲倒下,散开的白发在风中凌乱,如此的触目惊心,自从他被公安抓走后,可怜的母亲是一夜白发。

猛然地,仿佛一颗早已准备好的子弹朝他发射过来,“呯”地一声,如此迅速、准确无误地射中他的胸膛。

“唆”的一声,郭俊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魂魄脱壳而出,轻盈盈、晃悠悠地飘过人群,来到母亲面前。

这是一个已被判了死刑的魂灵,所有的人生经历如同回放重现。

母亲,年纪轻轻守寡带着他,用双翼护着他,不敢与任何人发生矛盾,活得十分老实本份隐忍,好在儿子健健康康长大,长得也一表人才,并且进了吃香的部门上班,一切都还算顺利,好日子也正开始。要不是儿子犯案,50来岁的人可以安度晚年了,但如今已苍老憔悴的不成样子。

郭俊的魂灵郭俊悲伤地看了看母亲,母亲此时已慢慢缓过气来,已无生命危险,他的魂灵只逗留了一会,急切地要赶往家里。

一个多月没看到妻子陈爱月了,自从入狱后,她都没有来看过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被自己不小心砍伤的额头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生自己的气。

一想到爱月,郭俊心中顿时升起万般不舍,完全忘记了正是因为她的出轨,自己在捉奸时,被她的姘头开枪打伤,还被判处死刑,现在马上要行刑了。

魂灵飘到家门口,门窗紧闭,窗帘垂挂,飘进家里面,卧室里开着灯,往昔夫妻欢爱的笑声,立刻鲜活起来,充斥着屋子,温馨、香艳,让人迷恋。

终于看到爱月了,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垂挂在她的肩膀上,她正对着镜子梳头,仔仔细细、一丝不苟,镜子里映照出一张美丽的脸。

多精致的一张脸啊,丹凤眼、高鼻子、樱桃小嘴,可是,丈夫马上要被枪决了,这妇人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悲伤。

她在欣赏自己的美貌,陶醉着自己迷人的身体,微熏迷离的眼神,脸上甚至泛着红晕,如同做爱后的潮红。

桌子上,镜子前,摆放着一张黑白相片,她的眼光时不时落在照片上,照片上的男人就是她的相好,一个公安。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by 静思践行

《潘金莲不后悔》

第2章   迷恋女人身体的男人,埋下了祸端 

“哎——”

郭俊的魂灵一边叹了口气,一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触摸下妻子,手毫无阻碍地划过妻子的身体,无法停留,没有丝毫的感觉,他现在只是一个魂灵,灵与肉已分离,眼前美艳的女子和他已没有关系。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是可以肆意抚摸她那诱人的身体,他太迷恋她皎好的容貌和肉体。

第一次见到爱月,第一次和她做爱时的感受,十分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魂灵又飘忽到了初次见到爱月,在爱月养父母的家里。

静思践行
静思践行  作家 安静的思考,努力的实践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所有的纠缠,终成伤害

01、 “啊······”随着一声惨叫,李桃从四楼坠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四溢,惨不忍睹 李桃慢慢缓过神来,她看见自己的四周围了好多人,旁边停着一辆警车,还有警察在周边拦着人们,不让他们靠近她 “警察,警察,我要报警,我是被人推下来的,我是被王宏从四楼推下来的,就是那个窗户,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举报,唉,警察大哥,你听没听我说啊?” 李桃站起来拽着警察的胳膊,指着四楼的窗户让他看,可是警察...

前男友出现在车站,问我跟不跟他走

"我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我已经在车站了,你快下车了吗,出来之后左转,我在那里等你。" 手机同时传来前男友和追求者的消息,离高铁到站还有十分钟,我低头发呆的盯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想来真是造化弄人,这么狗血的事情,此刻竟活生生的发生在我身上。 回家的前一天。 前男友突然给我发消息说要去车站接我,我没有同意,并且一再劝说他真的不用来。 他的回复里满满的都是不情愿,一副非来不可的架势,我...

遇见的都是最好的

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青春靓丽,两人三观一致有共同语言,五官相近有夫妻相,是被公认的模范情侣。 男孩以前很喜欢打游戏,是我们开黑五人组中坚定的辅助,女的则是一个学霸,整天泡在图书馆自习。自从恋爱后,两人仿佛找到了生命的真谛,五人组少了一个辅助,图书馆里多了个座位。每每遇到他们时,两人几乎都是成双成对出现,羡煞旁人。 毕业的考验并没有难倒他们,为了在一起,男孩改了行来到女孩喜欢的大城市。 离家工作...

死期将至,我该何去何从

文/零雨飘摇 现在是下午三点整。 身体还在进一步的枯萎着,如同一截被人拦腰折断的绿芽,其内在的生命力正持续地被一点点拨离躯体。 双手都曲起来,互相抚摸另一只手的肌肤,触碰到的都是油腻腻的汗液。 也许我正在慢慢地融化,像一大块人型的冰一样被融化。我心想。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不禁发出声来,“身体里的精力竟随着水分一起,从毛孔细小的通道往外钻,莫不是昨夜的兔女郎对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在...

房玄龄与卢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文/四月默 温格·朱利在《幸福婚姻法则》里说:“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两百次离婚的念头和五十次掐死对方的想法。”婚姻生活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哪怕是再恩爱的夫妻都有脸红脖子粗、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时候。一时的恩爱并不稀奇,熬过七年之痒也并不新鲜,等走到生命尽头时仍旧无怨无悔才真正可贵。 向来觉得“老夫老妻”是个温暖的词语,它比少年时青梅竹马的情人多了一些坚定与从容,比年轻时...

二月的七个小故事

第一个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男孩和女孩并排坐在一起,小小的手捧着小小的诗集。 男孩有些笨,抓着脑袋念了好几天也只认得头一行:唧唧复唧唧。 女孩耐心地教他: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男孩和女孩刚刚长大,北方发生战事。男孩随大军出征,女孩去送他。 人们面带愁容,男孩女孩沉默着走了很久。 女孩开口:你要回来啊。 男孩摇头:此去生死未卜。你在山下卖茶,我很安心。你要找一个好人家。 女孩低头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