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旧馆录

2017-11-08 17:09:48作者:如巳

《东阳旧馆录》by 如巳

长街茫,秋风瑟

“公子喝茶吗?”

那台下的人“唰”一下收好了折扇,青衫长袍,薄底棉麻鞋,黑发高束,露出颀长的脖颈,束发的灰色麻带垂到颈边,慢悠悠亲吻着堂外传来的风。

那人用纤细的手指敲了敲木桌,抬起清亮的眼眸,嗓音脆生似枯茶碾碎,却干净的令人回味。

“一份龙井,一碟花生。”

“好嘞。”

话毕,小二便去了柜台后,朝里面吆喝着:“一份龙井,一碟花生!”

伴着台上“啪——”的一声惊堂木落下,台下的掌声也如雷霆响起。

只见台上那人藏衣长衫直直落地,领口紧贴着脖子,修得背脊挺拔,身形直朗,一头清爽的短发,单手背在身后,一双深邃如琥珀的眼眸,扫过底下黑压压的人群。声音如霁月升空,照亮人们的胸膛。

“今日咱来讲一讲英雄好汉柳长倾的故事。”

一只手拿起竹板,轻敲一声,说道:“话说这柳长倾,乃东阳旧馆穷秀才。寒窗十六年,是年年赶考年年不举。看锅碗瓢盆叮当响,衣衫褴褛难饱腹,又年近三十无所为。上有老母扛破馆,下有姊妹卧茅屋,独独执着功名不可得。

时逢大清败落,科举一夜废,柳长倾红眼烧藏书。什么四书,什么五经,什么八股,什么礼与度,什么民与君,统统烈火焚成灰。你瞧他热泪一趟流,十几年光阴白白废,道是迂腐不通世,才学假埋心。却恰是日夜读书为旧制,悬梁刺股求仕途。到了成空也怅然,唯此罢了。

再望老母年已高,姊妹近成人,着即接了东阳旧馆,请了个说书人,瓜子花生涩茶酒,身着布衣四处跑,听一听古今异事,挣一挣茶钱生存道。”

这一段一气呵成,声色并茂,动作流利,一个抬手唆起了竹板“当”的一声顿住。

“好好!”底下人拍手叫好,台上人“当当当”的竹板续打,又一声堂木拍桌,禁声后又继续道:

“民国初期新气象,茶馆宾客满堂座,瓜子花生嗑一地,茶水汾酒难续满。但好景不长,战事起时,茶馆无人来听古,东阳之地人心惶,只想着无灾无难屋里待。

那柳长倾心急如焚,眼见着茶馆再败落,惆怅若失。

怎么着?总不能卖了地皮,坐吃山空穷一生吧?

再看老母发霜白,身骨年年不如一年,于是重操了祖宗业,秀才做起了厨。改开了包子面馆,什么古今异事,惊堂竹木,英雄好汉,都同书墨功名禄,付之炊烟中。

...

长街茫茫,秋风扫地,长倾立在门庭外,一声吆喝,却迎来了豺狼虎豹外侵兵。酒水面食小咸菜,白米淡粥油炸饼,剿个空空如也,老母哀嚎于地,姊妹衣衫褴褛哭清白,长倾抖手拭鲜血,目随长枪黄帽奸诈兵,凄凄惨惨把馆闭。

你道是个什么日头?是死人堆里出奇迹,烽火廊中求富贵?”

这一段暂罢,宾客摇头叹息,听着台上人一声长舒:“终是——老母熬到头,一叠草席送秋山,坟前姊妹泣,放眼望寒冬。如此而已。”

此处,台下起了抽泣声,众人纷纷露神伤。

此时,那青衫长袍的人“啪”一声将折扇拍到手中,震住了台下一众听客。那人缓缓起身,面带笑意,在台上人惊怔的目光中,来到了他的面前。

清声道:“下一段,我来讲。”

明清亮眸,宛如冬风彻骨。

他看着眼前的人,在底下的议论声中,抬手退步,道:“请。”

那人回礼点头,将折扇背后,拍一拍惊堂木,目扫尘风,缓声入戏——

奸臣

洛白陆对上宋之湘悲哀的眼神,这才注意到她此时的脸色比白纸根本差不了多少。“你刚刚说,你又纳了一房……小妾?”

晚点遇见你,我想嫁给你

文:千松雪 -01 我一直都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喜欢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就好像是谈恋爱,如果没有恋爱可以谈,我不会知道,原来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诗人一般的存在。 从明媚的春光到凛冽的寒风,从璀璨的星河到弯弯新月,甚至是突然降下的大雨,淋湿的长发,雨水滴滴答答落下的屋檐,在她们的眼中都成了最美的风景。 如果没有恋爱可以谈,我不会见到她们甜蜜爆炸的样子;不会发现她们偷偷垂落的泪和深夜里低声啜泣的声音;...

我喜欢你,藏了一整个青春

文 / 白开水 -1- 如蓝上高中时还一脸青涩,碎花裙子棉布衫,很少说话。新同桌是个皮肤麦芽色、高高瘦疲的男生。如蓝只听说他篮球打得不错,但没有亲自去球场看过。 其实那不是潘若风第一次遇到她。放寒假时,去广场打球总是能看到瘦小的如蓝蹲在父亲修理单车的摊子前帮忙,不过这些如蓝并不知晓。 如蓝只知道眼前这个从不主动和她搭话的同桌在她分发作业本的时候居然伸出脚绊得她差点摔倒。从此,一个小小的貌似厌...

后来我爱的人,都有你的影子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题记 1. 今天的林菁与往日是有所不同,她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背着浅色的帆布包,脚下是一双干净的平底鞋,扎着一个马尾,俨然一副学生打扮。 她不时朝人群中张望,身后的马尾一晃一晃,如同那颗心脏一样,毫无章法的跳动。 她这副打扮是有意义的,男友赵寒刚从美国回来,一对校园的小情侣,一别七年,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中国...

奇怪的电话

晚上,李娃子,李大力,胡不吃三个人在一起吃饭,三个人喝了三瓶酒。 走出饭店,李娃子说:“走,咱们唱歌去。” 李大力说:“我不会唱歌。” “谁会?瞎喊就行。” 李大力说:“我声音特难听。” 李娃子说:“没关系,咱们去那就是醒醒酒,等一会儿好受点了就回家,一俩小时的事。” 李大力还是不想去,他没带钥匙,要是回家晚了,他媳妇儿要是睡了,估计喊门要喊半天。 胡不吃走过来,拉着李大力就往对面的ktv走...

迷失在爱城里,向死而生

如果我们的故事能够写下来,我希望不再是这个结局,如果我们的回忆能够再美一些,我希望不再经历那些琐事。如果我们的城市能够再近一些,不管发生了什么又或许在哪里--是你就好! 这个故事没有那么浪漫也没有那么美丽,还是那样按照惯例,时间,人物,地点。有时候,我想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最后,我还是循规蹈矩。 读小学六年级,她早恋,我单身。 读初中,她换男朋友,我单身。 读高中,她又换男朋友,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