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朋友,出轨了

2017-11-02 12:55:06作者:狐小白

《我的男朋友,出轨了》by 狐小白

出轨了

我的男朋友,出轨了

文|狐小白

—01—

出房门,左拐,走了十三步,我站在了和我家一模一样的房间门口。

我还没有敲门,就听到房间里嗯嗯啊啊的声音传来。

我推了一下门,门竟然没有锁。

我犹豫了五秒,握拳的手指,骨节泛白,我在想我到底应不应该进去,没想到身体却快了思想一步,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在往里走了。

他知道我进来了,虽然他背对着我。

可是他丝毫没有停下动作,没有一丝被捉奸在床的慌乱,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继续行鱼水之乐,眼前,男欢女爱,一室旖旎。

被吓到的反而是我,我手足无措,没有敢继续看下去,缓缓地退了出来。

出门,看到床上那个女人的老公,蹲在门口抽烟,我没说话,他也没说话。

我往回走了十三步,这十三步,仿佛漫长得像十三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来的。

我回到我家,坐在以前我们曾经欢爱过的床上,心疼得窒息一般,仿佛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

我看着房间里熟悉的陈设,仿佛一切都还是从前的样子,连空气,都带着曾经的味道

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才那香艳的画面。

此刻,我仍然没有哭。

—02—

床上的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是我四年半异地恋结束以后的男朋友。

而那个女人,是曾经暗恋爱慕他好多年的同学,结婚后莫名其妙地成了我们的邻居。

我想起,他们搬来那天,她看我男朋友的眼神里都放着光,那是一种倾慕,更是一种喜欢。

那天,太阳很好,她看他,却比阳光更炙热,只是当时的我,傻傻的,没有发现。

我的男朋友单纯善良,帅气可爱,没事的时候,经常去找她玩,美其名曰增进同学感情。

我信任这个男人,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所以我从来没有多想过。

我依旧天天洗衣做饭,不施粉黛,相反,他的同学却是每天淡妆浓抹,打扮得妖艳动人。

两相比较,当然,我明显是毫无胜算。

和我相处久了,许是厌了吧,终究,还是厌了啊。

四年多了,早就没有激情了吧,也,早就没有爱了吧。

心里五味杂陈,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我觉得好累啊,真的好累。

我钻进被子里,紧紧地抱着被子,想寻求一丝温暖,眼泪在此刻,汹涌而出,我没有哭出声,就那么静静地盯着天花板掉眼泪。

迷迷糊糊间,意识渐渐模糊,睡得极浅的我,一直在做着断断续续的梦,梦里全是关于他。

狐小白
狐小白  作家 人生路远,以文结缘。我是一个喜欢写故事的小吃货。微信公众号——狐小胖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姑娘别哭,你的眼泪是珍珠

你给我的安心,像毒品般上瘾

和你在一起,生活如此有趣

三生三世,与君成书

这座城市风很大 我的除夕夜,只有泡面和他

唱支山歌给鬼听【昕博】

脑一抽冒出来的题目,起名废不要介意 山鬼昕X留守儿童(?)博 微量獒龙浪人组 一万七一发完 正文开始️ 1 方博同学今天心情很糟糕,也不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之类的原因,人家博哥才不会因为这些小事伤心呢。主要是因为他常年在外做生意的父母好不容易赶上暑假的时候回家一次,说好了要好好陪儿子呆一个月,结果才来了三天就接到重要客户的电话又赶回城里了。 说好的放假陪我呢。方博双手抄在裤兜里慢吞吞地边走边想...

远远看着你 就好

这是一个两个人的故事,开头总是那么让人心花怒放。至于结尾,悄无声息,然后不了了之。 是不是所有的青春故事都是这样? 1. 曙光在哪里 她的头一下倒在书桌上,深深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成绩怎么一直上不去,差的也是很稳定。 她叫林枼,成绩平平,长相平平。正值高三,每天奔波在家和学校两点一线之间。 初中就被物理折磨的惨不忍睹,进入高中只好怂怂的选了文科。有一颗想要学理的心无奈没有学...

山海志怪·剑灵

山海志怪·剑灵 文/酒九 1. 君迟在京都定居下来,这里可以满足一切的日常所需,食铺,客栈,布坊四处皆有。书鬼听闻镖局曾经也是京都的大势力,然而,现如今却慢慢没落了。 “衰败不是奇怪事。”说书先生如此讲道。 “此话怎讲?”君迟加了二两银子,示意说书先生解释一番。 “外地人有所不知,上一任总镖头是个打铁的野丫头,不知怎地得到了剑灵。众人说她出生寒微,难当大统,但老先生坚持祖训不可违,把位置传给...

我喜欢的那个人,他是卖奶茶的哦

“终南阴岭秀”是什么茶? ——奶盖乌龙 “是取后半句‘积雪浮云端’的意思?那蜀江水碧蜀山青呢?” ——冷萃大叶川茶 是属于绿茶的嘛? ——是 那我要这个。 01 这是一间开在老城区奶茶店,不开在商场古镇仿古街,也不挨着大中小学写字楼,左边是间卖炊饼的店,没错,武大郎的那个炊饼;再左边是社区医疗卫生中心,右边?右边是路口……这间名叫“雨天”的这家店开在街角。 如果不是替boss去老省图查资料,...

旅行回来后,我和他分了手

旅行,是检验一段恋爱的最好方式。 01 早上还没起床,就收到了许久不联系的朋友L发来的微信,L问我,知不知道哪里比较适合情侣过新年或者元旦,让我给她推荐。 我很惊讶,认识L三年多来,L一直是单身状态,虽说早已毕业的她也相亲不少,但从来没有一个入过她的“法眼”的,上次见面我俩还在讨论找对象的事。这才两个月不见,难道她恋爱了? 在我的百般刁难下,L终于说出了自己确实恋爱的事实,我一阵欢呼,在猜测...

为了谁曾经奋不顾身?

她觉得她最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 全校都排斥的人。 --01-- 周宜懒洋洋地抬了一下眼皮子,看着教室外面走过去的瘦削身影,听着耳边窃窃私语地议论。 “你们不觉得乔宇简直怪的没边了么,除了张霖,这个学校还有谁跟他来往啊。” “就是,除了成绩好一点,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拽什么……” “上次好像他们班谁起哄,动了他那张爱尔兰的奖状,他把人家打的现在还在医院呢。真是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还不开除他...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