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疯,这个世界疯了!

2017-11-09 11:06:14作者: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我没疯,这个世界疯了!》by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文、希声

01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早晨,两团火一样的小鸟从灌木丛上扑棱飞起,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着昨日的见闻,拂晓的阳光借着窗棱折射到床上。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再一次被晨曦的热情迷了眼,只得揉揉眼转醒过来。

夏天看了眼腕上的表,指针夸张地指着180°,“又是才六点啊。”他嘟囔着起身下床,床前的小镜子里眏出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神色迷离的男人的脸,盖着的被褥被揉出深深的褶皱,活像一张张人表达不满时弯下去的嘴。

打开冰箱,跟所有单身汉的冰箱一样空空荡荡,夏天只得给自己倒了杯水,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眉眼,准备去楼下那家常去的店里买早饭带去公司吃。这一天天过的,真的算“日复一日”啊,夏天悲哀地想到。

等到了店内,队伍跟昨天一样长,夏天排到最末尾,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把玩。

“叮”的一声响,夏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新短信来了。虽然知道无非是营业厅讯息或者快递消息罢了,他还是退出正在看的新闻打开信箱。

“您好!您的手机已欠费37元……”

欠费?不是昨天欠的费么?他当时也缴费了啊……看看信息的时间,的确是刚刚收到的。现在的营业厅都这么不敬业了吗?夏天蹙了眉,复又打开新闻看。

手指轻车熟路地在屏幕上滑动点击,神情却越来越不对劲。不对……“南山路发生爆炸事件”这条新闻他百分百确定是昨天发生的事!夏天慌忙看手机自带的时间,9月23日,没错啊,昨天是9月22……不!他记得昨天才是9月23日!

一声怒斥灌入他的耳朵,暂时抽走了他惊愕到不能转动的思绪。他茫然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方向,原来是他前面的一个中年模样的大叔在叫喊。

“对,我知道招牌饭卖完了,但你们店不就是满足顾客需要的吗?我今天就要招牌饭!”

言罢,那个中年人甩了甩公文包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圆睁环眼,下巴上的肉都在层层抖动。

没有人注意到夏天的脸色刷地惨白,像被一盆白漆从头淋下,眸子里尽是惊惧的神色,气急的男人在夏天的墨色瞳孔中摇曳。眼前的一幕不久前,准确地说,昨天早上这个时间点,已发生过一遍。

这里不正常。他再没心情吃早饭,赶紧搭地铁准备去上班。他脑子里的想法太多,仿佛有蚊虫嗡嗡地响,最后抽丝剥茧,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中倒带回响。

这里不正常,这里不正常。他只想去工作的地方看看熟悉的同事,跟他们笑着说早上经历了一件怪事,他甚至想念他暴躁的老板,毕竟他们都是他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熟识的一群人,跟他们在一起,比早上手机奇怪的消息和每天都在要招牌饭的大叔好受的多。

急急忙忙地走进办公室,在自己的桌前坐下,邻桌的同事“小平头”,因为他只知业绩不重仪表,终年剃的是板寸,夏天暗地里如此叫他。“小平头”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得很早。夏天主动跟他打招呼,“小张,又来的这么早啊?”

小平头没理他,这着实出乎夏天的意料。没听见么?于是他又叫了一声,“小张?”说着胳膊肘还戳了戳他。

没有回应,小平头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敲打出串串代码。

夏天愣在那里,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的大脑已经被连续发生的明显不正常的事冲击得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仿佛许久许久后,那些吸收全身机油的珍贵齿轮才开始转动,一个想法连连踢着夏天的大脑,不疼,一脚踢来只发出空洞的声响。

昨天的差不多这个时候,小平头发现了自己缺了一叠文件,向夏天借来去复印。如果……如果他真的又要过一遍9月23号,如果今天真的过成了昨天……那么……

他沉默地、不发一言地等待着。

片刻后,小平头动了,他侧过身来对着夏天说,“我没有那份文件,你的借我去复印下好吗?”

一句话,几十个字,悬在夏天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倏然坠落,他看到自己的头颅落地,鲜血蜿蜒成小溪。

他疯狂地离公司,像离疯人院,冲到了街道上,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他一个接一个地跟行人打招呼,推搡他们,拉扯他们,他们却毫无反应地向前走,眼神古井无波,又或者用空洞无物来形容更贴切。

像满城的行尸走肉,或者被上帝的线缠绕着演一出牵线戏的傀儡。只剩夏天一个有灵魂的躯壳,在跑,在喊叫,在震惊,在迷惘,在无措,在痛哭。

如果不是我疯了,就是整个世界疯了。他想到。

不,我没有疯!一定是……这整个世界都疯了!

02

“没有用!根本没有用!”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作家 艺心等你,创作非凡!艺小创的听说铺子欢迎你来听故事说故事~ 微信公众号:【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长期有偿征稿五千字以上小说,稿费从优,咨询微信:yixiaorui0224投稿邮箱553672378@qq.com

唐人(二)

雪夜未伤华

第100天

左目的秘密

阮郎归·五十四

车站.邂逅爱情

王海洋站在公交车上来回的张望着,他的眼神里多少有些落寞:她的影子并没有出现!她是一位一年四季都系着丝巾的姑娘。 那位姑娘并不是长得很美丽的女孩子,她的笑却很美。她的笑意像春风会拂过人的心海让人觉得很暖。她笑起来唇角那两个小小的酒窝极深,眼睛像两弯月牙儿! 王海洋扶着车座位觉得很失落。他和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只是冲他笑了笑,笑了笑而已。王海洋下意识的在每次可以遇到她的时间段出门,挤公交,然后总...

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1- 晚上22:58分,我正准备清理掉手机上所有的后台应用,然后蜷缩在暖暖的被窝里睡美容觉,樱桃的一条消息弹出了屏幕。 “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我的心一惊,猛戳着这条莫名其妙的消息。 点开后,紧跟着又发来一条:我实在忍不住了,刚给他把这句话发过去。 我突然变得很紧张,颤抖着手指飞快的打下这几个字:你傻啊,快点撤回来。 23:00整,她发来一个“捂脸”的表情,说晚了,已经撤不...

阿朱:我想我们不只是朋友

阿朱何许人也,金庸说她肤润如玉、晶莹剔透,宛若透明一般的皮肤,唇边的嫣然一笑显得很俏皮,脸颊雪白,小手滑腻;身形细巧娇小,睫毛甚长,双眸如星,容貌娇美俏丽。神色娇羞,这绝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美女。 我是阿朱,却非金庸笔下的阿朱。 他经常调侃我是乔峰的阿朱,而他就是乔峰。 可他却忘记了,阿朱和乔峰的爱情没有好结局,阿朱最后为乔峰而死。 我姓朱,他叫我阿朱,他说这是他给我的昵称。 01 进大学的第...

夜的飞鸟 二次原的七月与安生

夜。让部分人更清醒。我喜欢夜。

无谓不辛,心亦向阳

餐桌上残汤剩饭,油污尽染桌面。床上的被子卷缩在角落里,沙发上堆满了许久前换下的衣服、袜子,整个房间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味道。 李伟华微微睁开惺忪的双眼,房间一切都很模糊、暗淡。他伸手拿出手机,贴近眼睛眯斜一看,10点了。他起身把被子胡乱一摆盖回身上,翻了个身,继续蒙头入睡。 三年前,李伟华独自来到深圳。这里,前灯橙黄,尾灯樱红,车如流水从桥下闪闪而过。他暗自思忖自己究竟为什么非来这里,或是因为父...

请挥霍青春,别让它荒芜。

我终于在大城市扎了根,尽管离我理想中的国际化大都市有差距;我终于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与职务,尽管离我理想中的大企业创始人有差距。总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朋友们羡慕我,家里人对我很满意,唯一还唠叨我的只是—— “你一个女人,别老是忙着工作,快些找男朋友结婚生娃啊!都二十三了,还不急还不急!都老姑娘了都!” 好吧,我二十三了,在爹妈眼里,是个老姑娘了。 他们是农村人,根本无法理解,我的那些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