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 | 黑蜘蛛的第一份友情

2017-11-08 17:35:34作者:叶听雨

《童话故事  |  黑蜘蛛的第一份友情》by 叶听雨

黑蜘蛛

图  文/叶听雨

01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满整个树林时,金色的光芒透过树叶一层一层地射下来,枝蔓交加的树木仿佛被镶嵌上了许多翠绿的宝石,让整个树林显得异常光彩夺目。

我被这淡淡的泥土芳香唤醒了,伸了伸懒神,心想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抖擞精神开始了一天的跳舞日常:先是努力尝试站起身来,可是胖胖的身躯总是不太听话,还没等我站稳就立刻倒了下去。

“哎呦,悠悠你又开始练跳舞了。”隔壁的小燕子也起床了,撩开嗓子叽叽喳喳地唱着。

我无视小燕子的冷嘲热讽,仍旧继续练习着,只不过不争气的眼睛里冒出了几颗金豆豆。

你个臭燕子,谁让你这么欺负悠悠的,你看我等下不收拾你!你以为你唱歌多好听啊,每天扯着个假嗓子,鬼哭狼嚎地,还真把自己当百灵鸟了!

我站在树枝下愤恨地瞪了一眼正在枝头嗷嗷乱叫的小燕子。接着继续转头看我亲爱的小悠悠跳舞。

其实小悠悠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是我已经关注它好久好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时间。

我想跟悠悠成为朋友,可是我不敢,更害怕吓到悠悠。

我是一只黑蜘蛛,一只因为不想织网捕虫子的黑蜘蛛,是一只被家族视为耻辱的黑蜘蛛。

我本生活在一个落败的旧房子里,随处倾倒的房梁,家具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家,而门外丛生的杂草更是给我们准备好了无数美食,所以在那里有我们整个家族。

从我出生的时候,我们家族的长辈就开始教我们织网,一点一点地吐丝,然后顺着自己的丝线一点点地往前爬,先是从四面八方织出一个米字格,接着从中心开始一点点地往外织圆圈,最后一张完美的大网就完成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会,常常吐着吐着没有丝了,要么就是织了一圈发现中间竟然有个大洞,又或者等我们满心欢喜织完了,想要站上去蹦跶一下时,突然发现自己竟莫名其妙地掉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只有我是最聪明的一个,别的伙伴织上几天才学会,而我织了两回就会了。而且大家都说我织的网是整个家族里面最漂亮最结实的。

可是……

02

我晨练完之后,一个人靠在树枝上静静地躺着,有点难过地想自己难道真的不适合跳舞吗?

为什么周围所有的人都嘲笑我,小燕字、小松鼠、小蝴蝶、甚至连那么渺小的蚂蚁都敢笑话它。

难道毛毛虫就不该有自己的梦想吗?难道胖子就不可以跳舞了吗?

我努力地想给自己鼓鼓劲,可是任我怎么努力说服自己,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每个人嘲笑的面孔,这让我很是懊恼。

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看到我的努力,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可以学会跳舞,而且总有一天可以跳出优美的舞蹈。

我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怀疑自己,甚至想就这样放弃算了,反正也许我永远不可能学会跳舞,也永远都跳不出完美的舞姿。

想着想着,我埋下头偷偷地哭了起来。

见悠悠哭得如此伤心,我也跟着难过起来。

想当初我成为家族织网第一人之后,着实被大家赞美了很长时间。

可是接下来,长辈们竟然让我们利用这张网来捕捉虫子,来给自己当晚餐。我真是觉得又残忍又可怕。

于是,每当我看到有小虫子想要飞到我的网上停歇的时候,我总是张牙舞爪,做出恶魔捕食的模样,就这样,就这样这些小虫子还没等落到网上就已经被我吓跑了。

可也因为这个,我每天都得挨饿。看着家族的伙伴们兴高采烈地吃着自己网中的美食时,我有时也想要不然就跟大家一样捕虫子吃算了。

但是当听到那些小虫子被吃之前的哀嚎时,我还是决定放弃了。

于是,我从家族的“明日之星”变成了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讨厌鬼”。最后,那里实在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我只得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那个“家”。

如今见悠悠那么痛苦,我仿佛见到了当年那个被大家孤立冷落的自己。只不过想做一个不一样的蜘蛛,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我鼓起勇气走近悠悠:“悠悠,你别哭了,其实你跳得特别好,我可喜欢看你跳舞了。”

叶听雨
叶听雨  作家 80后,全职妈妈,喜欢花花草草,喜欢涂涂写写,希望在全职的同时也可以收获更多的成长与快乐。

童话 蛤蟆娶亲

童话 小猫请客

故事烩17 【童话】因为寂寞

童话 人生的波澜

童话故事 智斗蚂蚁大军

“手机艺人”——我们的故事

文/末千先森 01 在如今这个一泻千里、浪潮一波又一波的流动社会里,智能手机已经像空气一般存在,是人不可缺少的物质,由于手机的出现,所以出现了一种新的手艺人——“手机艺人” 我是一位手机艺人,和大家都一样,每天用葵花点穴手捣鼓着乔布斯他老人家的毕生心血——智能手机。 对于手机这件事我从不马虎,我不会放过任何时间,只要有空我就会把它拿出来钻研。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睁开眼睛,第二件事就是摸床边...

一个好对象的标准是什么

1 任小欣倒了两趟公交车,花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到这家餐馆,不过是想尝一嘴这家餐馆里声名赫赫的烧鹅,可她刚坐下来点菜的时候,却被服务员无情地告知,最后一只烧鹅已经被前面那个先生点了。 她沿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是一个穿着格子衬衣的单薄的身影,那一刻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任小欣竟迈开脚步往格子衬衣那儿走去。 “嘿,哥儿们,我来这儿是想吃烧鹅的,听说最后一只被你点了,可是我真的真的就特别想吃...

世有芭蕉女(10-12)

十 低矮阴湿的小瓦房内,积满蜘蛛网的四十瓦白炽灯发出橘黄色的微弱灯光,一家人团团而坐,却都一声不吭。芭蕉坐在板凳上揪着衣角上的线头,她爹坐在角落里抽烟,她娘在一旁纳着鞋底,看样子应该是她弟弟棠影的,没想到才出去几年,她弟弟的脚就长这么大了。她奶奶坐在小板凳上剥棉花果,是被雨水淋黑的棉花果,开不出雪白的棉花了,只能拽下来剥出像蒜瓣一般的灰棉瓣,再廉价卖掉。芭蕉的两个姐姐都出嫁了,今晚也都赶了回...

Letters Live |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闺蜜反目?

fanfan的话: <Letter Live>是我和闺蜜One的书信系列。我们相识于哲学系,后来都从了俗,我转系学了商,她研究生念了法律。我们有着相去甚远的生活态度,追求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她住在法兰克福,我住在上海。十几年来,我们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却一直维持着深厚且新鲜的友谊,因为我们都坚信友谊最大的意义不是陪伴,而是精神的共鸣。求同存异的共鸣,耳目一新的共鸣,心灵相通的共鸣。我们喜欢探讨...

昆仑之心

火车在茫茫戈壁间穿行,窗外,胡杨林沉默着后退。我收回视线,目光落在那个绿色背包上。小白,我带走了你的照片,你的日记,可你,还在昆仑山上,在这段永不磨灭的回忆里······ “小师妹,我带你去看烟花。” 元宵夜,在寒水河放烟花。人山人海中,我和齐佳宁百无聊赖地等。突然,她兴奋地大叫:“小白,你也在这里啊。” 不远处,那个被叫做小白的男生转过头冲我们笑得灿烂。路灯下,他的脸精致如冰雕,牙齿是雪一...

如何持续写出高质量文章?

小时候别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我说我想当老师,教书育人,然后桃李满天下。 长大后越来越少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或许是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梦想已经不值钱了。我经常午夜梦回,独倚阑珊,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或者是,我希望自己十年后,是个什么样子。 我用“成功”来定义我十年后的样子,可是我没办法定义“成功”这个词。因为,每个人的成功都不一样的。 在简书,我和很多人一样,写文、看文、看书……。期待着自己...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