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没有手机,只有回忆

2017-11-09 11:10:10作者:楚南风

《十年前我没有手机,只有回忆》by 楚南风

国庆节在家的几天里,我妈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比如我最爱喝的面疙瘩汤、超喜欢吃的蒸饺、水饺,我哥也下厨做了大餐。还有水果月饼零食随我吃,他们的口头禅是:“玲儿会吃掉的。”所以不负众望,每逢佳节胖_____斤。

中秋节当晚,我们吃的饺子。我擀面皮,我妈包馅儿。

我把杭州的从吃喝拉撒到穿衣住行,工作上的进步和不顺心,出差旅途的见闻,拖拉机似的突突突说了个遍。

我说不烦,我妈听不厌。

最后说到在洛阳出差时听到的那个心酸的分享。

我说:“老妈,有个五十多岁的老教师说他爸妈都不在人世了,每次回到家,叫一声爸,妈,久久地没有人答应,空荡荡的房间就他自己一个人。听了好心酸呐。”

我妈说:“他说的是真的。哎,我深刻地体会过那种感受。”

“你姥姥走以后,我就一直不敢回老家。她在的时候,每次回去,远远地就能看见她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等着,提前几个小时就坐那儿。进家以后就把柜子里的好吃的都拿出来给这些姊妹们吃。

走的时候,提前一天煮好鸡蛋,路上就两个小时,可是她给每个人都煮了三四个鸡蛋带上,就怕路上饿着。还把刚刨出来的新地瓜、树上的苹果给这你们装一大袋。

从她走后,老家就没念想了。

每次回去祭拜,这心里就空落落的,可冷清了。总还是觉得她还像以前那样笑眯眯地坐在石凳上,等着每个孩子回来。

还有你姥姥家的那个小炕,一翻身,好像就能看见她正好好地躺在那儿睡觉。

娘没了,就没家了。”

我默默地继续擀面皮,不敢看我妈的表情。

怕看见她难过的表情,更怕看见她哭。

中秋团圆,不哭。

姥姥是十年前去世的,在我中考前夕。消息来得猝不及防,回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子孙在守灵了。

出殡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淅淅沥沥的, 众人抬着棺木到祖先的坟头。从此,姥姥长眠于此。

我听老一辈人说:“如果有人去世的时候下雨了,说明这个人是好人,连老天都哭了。”

姥姥生前不只是好人,还是一个老好人。

因为她在世时享受到了四世同堂的幸福,享年77岁。

十年前,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不会拍照。

那些永恒的记忆只能刻在脑海里,想念的时候就闭上眼睛,任那些陈年往事恍如昨日般从眼前划过。

我想,在天堂的姥姥,一定能听到我们思念的声音。

不然,她怎么会总是在我们熟睡的时候,悄悄地跑到我们的梦里来看我们呢?

“翠儿啊~~”姥姥总是这样叫我妈妈。

翠儿啊,翠儿啊,一声一声地,敲进妈妈的心里。

“娘~娘~~”我妈这样叫姥姥。

楚南风
楚南风  作家 人丑嘴贱脾气差不会写文案的非专业家庭教育界的编导微信公众号“流浪的人不流泪”话痨。

十年前我没有手机,只有回忆

男友家人不喜欢你,还是不要嫁了吧

01 20岁的妮子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生,感觉聊得很投缘,就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见过几次面后,男友就邀请她见家长。 她是高兴的,这不正说明男友在意自己才愿意带去见家长嘛。 那天,她早早就睡不着了。她隆重的打扮了一下,像是第一次约会那样,心情忐忑而雀跃。 男友紧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家里。男友妈妈见到她的那一刻,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她一下子就觉得灰暗了下去。 更让她大跌眼镜的是,男...

我差点被班主任羞辱

人生就是这样吧,大人小孩,长大了就再也不是小孩了。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多云 【1】 我差点被班主任羞辱。 没错,这事差点就成了真。差点的原因,我则要感激自己的长相和性格。第一次感谢自己的长相,却不是因为找到一个好对象,而是因为这,本不是我这个年纪该遇到的事。 我长了一张鹅蛋脸,不美,头发还有一点自然卷,由于懒得打理,它就乱糟糟地飞在我的额前。一米六几的个子,骨骼比起一般的女...

村人村事之十九:笔匠

村人村事之十九:笔匠 杨府/文 笔匠的叔父是一个老笔匠,制笔贩笔,闯荡江湖。因为见多识广,为人颇为自负,又风流倜傥。年轻时在汉口翠微路染上花柳病,失去生育能力。 笔匠5岁时,过继为子,6岁学制笔。其叔父耳提面命,从篦梳、捆扎成形到熬制黄香、采削笔管,一一把臂,悉心栽培。 笔匠少时聪颖,九岁即能独立制笔,刻上祖上的堂号:"致远堂",竟可乱真。其叔父很为自豪,毛笔数量大增。 笔分三级,一是麻丝笔...

那年,我不是灰姑娘,却收到了水晶鞋

文/追风筝的哈桑 我不知道人一辈子可以遇见几个真正爱你的人,但我知道或许生命的本质就是不断地错过,再错过。 ——首语 (一) 那年,校园里的栀子花开的正盛。 炙热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清新的香味,如同把青春偷偷放在五颜六色的花丛里。 我茫然地看着这个世界,似乎所有人都在那么开心的生活着,而我的世界却开始变得慢慢黯淡下来。 那个时候,我爸妈刚...

曲裳裳,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

文/乔祎 1 1997年的天空是灰的,空气里弥漫着湿湿咸咸的霉味,公路两旁瘦弱的银杏蒙着厚厚的灰尘,看不清原本的颜色。 我奶奶尖锐的辱骂声和着我妈低沉的哭声一阵一阵被风吹得破碎不堪。 老楼里那颗歪脖子树被风吹的啪啪作响,光秃秃的树枝向四周自由伸展,密密麻麻的遮了半边天。 我妈就跪在那树下,清澈的眼泪从眼角流到脖子里。她对着那系着白绫的大门不停的磕头,嗑的地动山摇。 我奶奶站在旁边,手里拿着她...

因为你出轨了,所以我也出轨了

1. 秦慧明坐在自家地头上,把玉米皮剥的嗤拉拉响。手上撕的是玉米皮,心里撕的却是那个跟她男人李明德坐在一起的狐狸精。 她早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为了孩子,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他蹬鼻子上脸,光天化日的竟然把野女人带回来了。 她气的胸脯一起一伏,恨不得把地里的玉米全都砸到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身上,把她砸个稀巴烂。 那个女人光顾着在李明德身边蹭来蹭去,还不时发出一阵娇媚的笑声,对她视而不见。 不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