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的男人,依然是个熊孩子

2017-11-09 11:10:39作者:耕耘书屋

《三十岁的男人,依然是个熊孩子》by 耕耘书屋

我要去买只猪

早上八点多,文哥在群里焦躁不安的发着一连串消息。

小裴,我开冰箱把你们家油罐子打碎了,里面全是碎玻璃渣,要不都扔了吧!

油罐子是两个玻璃瓶,里面装的是国庆节回家从老家带来的猪油。

这两瓶猪油可是穿越了400公里的路程呢!

文哥说他现在的心情好忐忑,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在焦急的等待大人的原谅。

说着说着,他说要去买头猪……猪啊……

难道买了猪,要把猪杀了,再熬点猪油吗?想要猪油也不用这么麻烦啊!

我们安慰着,马上双十一了,好好备战。

他自己调侃道:都三十岁的男人了,开个冰箱还能把油罐子打碎,真真切切当了一回熊孩子。当了熊孩子才知道,原来做错事的熊孩子内心也挺崩溃的。

时间轴溯回3年

我与文哥初次见面是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小阁楼里。

那是2014年春节过后,那日,天色已晚。城市早已被万家灯火点亮。

我回家的时候文哥他们已经抵达小阁楼。带了很多东西,其中便有湘西腊肉。

以致于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去串门的时候,他们总会炒腊肉来招待。

文哥的媳妇,那时还是他女朋友,厨艺了得,不管做多少菜,我们都能将它消灭完,而且吃完还意犹未尽,虽然肚子吃的都鼓起来,但总觉得嘴巴还不过瘾。

我猜想,若是我们每天那样吃的话,估计会把他们家都吃垮,而且体重也会蹭蹭蹭的往上涨个不停。写到这里不禁捂住脸,两行眼泪从眼睛里不争气的笑落出来。

我们初次见面时打招呼的方式有点像各国政府首脑相见时礼仪性的握手。

果不其然,当我和文哥握手致意时,旁边的人就一阵哄笑,“你们俩不用这么正式吧?搞得就像国家主席见面一样,好官方啊!”

我们相视一笑,化解这份尴尬,如果不握手而是来一个拥抱,那画面应该更辣眼睛吧!

杀马特

文哥是和他女朋友一起从湘西转战来到杭州。对于文哥的第一印象便是三个字-杀马特。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对他的印象,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除了他女朋友之外。只是如今,女朋友早已成为明媒正娶的老婆。

文哥的右眼和右边的半边脸都被那长发遮挡住,若是给他一把电吉他,肯定是很摇滚的范儿。那长发一甩,比费翔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还要带劲。

那样的长发我曾经也留过,一扯刘海都可以到盖住下巴。长发是青春的回忆,来到社会上,头发不自觉的越剪越短,文哥也一样,前阵子还理了个光头,说是光头最帅。现在头发稍长一点都会觉得好难受,黑压压的压在头皮上,一点也不清爽。

还是一到剪断万千烦恼丝来的最为痛快。

型男减肥成功

文哥那时不但头发长,而且有点胖。身上的肉不算多,就是肚子倒是显得挺大。

如今再来看文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当屋里的几个女人还在吵着减肥不成功,一个月没有吃晚饭体重不降反增的情况下。

文哥邪魅的笑了一下。两个月多月来,他一直坚持跑步,再加上健腹轮、俯卧撑、仰卧起坐,整整瘦了15斤多。曾经凸起的肚子现在已经被慢慢换上硬邦邦的肌肉。他励志要朝型男转型。

耕耘书屋
耕耘书屋  作家 最古老的传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书屋公号:gengyunshuwu(耕耘书屋)

一场雪,一片竹林,一扇窗户

三十岁的男人,依然是个熊孩子

你的足迹点缀了我的人生 | 我的“无厘头”邻居

文/鱼筱豆 01 我有三个“家”,一个是充满的童年的老家,一个是中学之后的县城之家,一个是现在自己的小家。我在每一个家生活的时间都不算短,每一个家的周围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邻居,每一位邻居都给我留下了不一样的回忆。 时间流逝,乡镇的发展很迅速,以前每天都围在一起闲聊、玩乐的邻居现在都被高楼大厦所阻隔。现在的“邻居”二字也早就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我很怀念以前邻里之间的情谊,所谓的“远亲不如近邻”用...

没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

父亲: 您好吗? 夜里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摸索,着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凌晨3点多。我明白这阵鞭炮声的意义,是有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睡意已无的我,因为这阵鞭炮声我又想起了十一年前您去世时的情景。 那是十一年前七月的午后,记得那天天气很闷热。正准备午睡的我,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难过地告诉我,您出了车祸,已经送到了医院救治,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在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米彩兰说,我永远是你身边的虫

1 刘阳的外号驸马爷,是1973年年底,他成了生产大队长老米的倒插门女婿之后,叫开的。老米是那个地盘上的土皇上,把他女婿叫驸马爷,沾点四旧边,可挺恰当。 刘阳老爸刘之泽,当过市委副书记,文革中给造反派拉下马,成了牛鬼蛇神。18岁的刘阳,咬破手指,写了份血淋淋的决心书,誓死和刘之泽划清界限,要求以可教育好的子女身份,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彻底改造世界观。 刘阳背个小行李卷,去了市郊老米管辖的生产大...

三皮相亲记

结婚两年,昨天三皮问媳妇有没有相过亲,媳妇问你算不算?三皮说当然不算,要说算的话,一代美男就有了相亲经历,多丢人的事。三皮媳妇一脸嫌弃,说她自己相亲的经历太多了,一天都说不完。 尽管三皮从不承认自己相过亲,但他确实有一段相亲的经历。 上小学的时候,三皮父母察觉到儿子有早恋的倾向,原因是有一个小姑娘的妈妈经常来家里闹事,带着她哭泣的女儿。 “你家儿子又欺负我家女儿了,班里那么多的女孩子,为啥非...

呵呵,原来是骗子!

(一) 中午时分,在朋友的小店闲坐,正喝着茶聊着天,从门口进来了一位中年男子。 只见他径直走进店内,朋友以为他是来购物的顾客,站走身来,礼貌的朝他笑了笑,招呼他随意看看。 中年男子却好像没有要购物的意思,他快速地从右肩的帆布包里掏出两颗糖果,朝着我们咧嘴笑道:“老婆刚生了对双胞胎,喜事,请你们吃喜糖!” 我疑惑的望了望中年男子,瞧了瞧他手中那两颗大红色包装的糖果,颜色倒是够鲜艳,够喜庆。 那...

我被前任的现任鄙视了

遇见丁铃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批判我的人很多。 我不认识她,可她知道,我是她现任男朋友的前任。 于是她给了我一个很鄙视的表情,我无可奈何。 何卫东和我分手的时候,我们都挺难过的,我知道,我曾经很爱很爱他。 九月的天气,还带有一点夏的余热,屋内干燥,前夜的烟蒂放错了位置,烧坏了我的沙发。 所幸上天嫌弃我,而我觉得自己还没有睡够男人,才会一场意外,还能留下我。 我急需要买一把椅子,当然这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