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个吓人师

2017-11-09 08:03:22作者:燕小六不是小磨叽

《中国最后一个吓人师》by 燕小六不是小磨叽

李大华是个职业吓人师,在往些时候,他的惊吓值能高达九百九十九,仅差一分就能成为地府满分吓人师。可是他现在能吓到一两个小孩子就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李大华的办公地点不固定,像什么幽暗的小胡同啊、没灯的卫生间啊、僻静的小树林啊……这些地方经常能看到李大华在那晃悠蹲人。

但是随着人类科技越来越发达,眼界也越来越开阔。什么重口味他们没见过,什么恐怖片他们没拍过,再加上平日里都风风火火忙的要命,哪里还顾得上害怕。恐惧这种原始情绪早就成为老古董了,以至于有专家放言,不出一百年,人类的恐惧情绪就会彻底退化消失不见。

李大华就是在这样一个让鬼绝望的时代兢兢业业地工作,他明白,自己的职业生涯随时可能被终结。

这不,李大华传统的吓人方式在被俩小姑娘讥笑一番后,他多少有些绝望。李大华叹了一声气,蹲在墙角默默地点了一支烟,这年头,鬼不好混啊!

所谓吓人师,就是地府行政部门的一项特色职业。从众鬼中遴选优秀公务员到人间吓人,通过获取人类的被惊吓值为地府建设添砖加瓦。一个优秀吓人师绝对是地府顶尖人才,没有个两把刷子去吓人根本就不让你上来。

高规格的选拔机制与之相对的是高福利的工作待遇,地府有句老话,你当选吓人师的那一刻,你的一只脚就已经踏上了鬼王宝座。可见吓人师这个职业对鬼来说是多么重要,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一步登天的台阶!

可是,这几年来,吓人师的工作难度越来越高,昔日的铁饭碗香饽饽成了鬼鬼都不待见的臭狗屎。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的吓人师已经缩减到了百余鬼,像什么美国的猛鬼弗莱迪啦、日本的女鬼贞子啦也大多有了转业打算。至于中国就只剩下一个李大华,这可真谓是鬼界之悲哀。

李大华狠嘬了一口烟,唉,自己再没惊吓值收入的话,连这最便宜的冥府香烟都要买不起了。

惆怅归惆怅,工作还是要工作的,万一就碰上个胆小鬼倒霉蛋儿呢?李大华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附近的厕所走去。

李大华刚一进厕所,就听见一个财大气粗的港台音从隔间里传出来。

“哇,嫂子你这也太不仗义了!家里有困难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再怎么说我跟老王也是同学一场,老同学的情谊你都忘了?我阿豹这点小钱难道还拿不出来?”隔间里的男人瓮声瓮气地打着电话,好像很气愤的样子。

李大华悄悄飘到这个叫阿豹的男人上方,看着他憋的一脸通红地边拉屎边通话。

“现在好了,我兄弟这点忙都没帮上我很没面子啊!嗯……小张,把这支股票全部抛出去。小赵,你去替我取一百万现金。”

李大华好笑地看着这个阿豹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不用疑问,这又是一个装逼犯,毕竟在卫生间办公的老板可是不多了。

“嫂子啊,我这边有点忙,对对……你知道嘛,我的生意现在在马来西亚这边越做越大,不说了哈真的是太多大客户了。你记住,你有困难一定要通知我,我阿豹别的不多就是钱多!嗯嗯……好,那就这样子啦,拜拜。”

阿豹挂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妈的,幸亏老子机智,不然真的是糗大了。

阿豹经常在同学圈里标榜自己在马来西亚做大买卖,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如今老王家里遭了祸事,老王得了不治之症,老同学们纷纷给老王捐钱,而阿豹摸了摸口袋还不够自己一顿饭钱。

于是阿豹干脆等老王家的祸事过了,然后再装作忙生意没看到随便安慰一下,总之这次是又有惊无险的糊弄过去了,阿豹的大老板地位又保住了。

李大华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这人啊有时候比鬼还会玩,啊不,鬼都不一定玩得过人。

阿豹正要提裤子走人,李大华出动了。

李大华施了点小法术,卫生间里的电灯滋了几声就灭了。阿豹咳了几声都不见亮灯,骂了一声,他只好摸黑找手纸,可是阿豹摸来摸去都摸不到手纸。

李大华变化成老王的样子一脸阴森地蹲在阿豹面前。他打了个响指,灯亮了。李大华阴测测地说:“阿豹啊,你不是要帮我吗?我现在来了,我没钱上路了你来帮我吧!”

阿豹上下打量了一下变成老王的李大华,瞪大了眼睛:“我靠,老王,你这就死了?”

“啊?嗯……嗯呐,我死了!”看着阿豹如此淡定李大华有点措不及防。

“老王啊,你说你这人怎么不再坚持坚持呢?我的钱马上就到账了嘛,你怎么就死的这么急呢?你让阿豹我很内疚啊!”阿豹一脸严肃地说道。

“都是因为你!你不是说你分分钟几百万吗?你不是在马来西亚吗?我的救命金就差你一个人的!我现在是鬼了,我要找你来陪我!”李大华一脸凶相。

“老王啊,我们那么多年的交情,我阿豹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话是有点吹牛,不过我这点小钱还是拿的出来的。这是五百万,你先拿着。”说着阿豹拿出了一叠纸币交给李大华。

李大华看了看手中的纸币,都是一百的老人头。李大华有些苦笑不得地看着阿豹,尼玛这个货是做殡葬行业的,五百万是不假,都特么是冥币。

燕小六不是小磨叽
燕小六不是小磨叽  作家 一个常年混迹于微博的话唠型精神病患

蜻蜓队长工作指南

中国最后一个吓人师

千里抢亲记

啊,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1. 海露合上笔记本电脑。抬头看到时钟指到10点,她长长叹了一口气。 工作结束了。 很累,却毫无睡意,上海的灯火阑珊曾是她希冀的梦想之地。可是身处这座城市三年,这些灯光从来跟她没有关系。 没有归属感。 经常在这样的时刻,她会很想流泪。忙碌让她觉得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了。大脑陷入巨大的空虚,如果有个肩膀让她靠一下那该多好。 琛穆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近她。 嘿,你好,我是琛穆。 你好,我是海露。...

那些年,我曾爱过一个渣男

有些人我们不知该如何忘记,连道别都只能用撕破脸皮的方式。嘴上说滚,心里却说别走。山高水远,后会无期。 我和威是高中同学,我们是如何开始的,我已记不清,亦或不想记起。高中三年,我们相伴而行,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躺在操场上看星星。 那时候的学校生活,多么美好,无忧无虑。我们一起在桌子上刻字,刻下自己憧憬已久的大学名字,我们约定一起考入大学,一起工作,一起相伴一辈子。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

有美一人,一见之倾君心

我是独孤忆,八岁以前我是丞相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相府千金,八岁以后我是百毒圣人的徒弟,随师傅浪迹江湖,行医济世。 我十八岁那年丞相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一道圣旨为相府赐婚,对象是将军府少将军凌暮云。 凌家世代出良将,且实力雄厚,相府和将军府联姻,这本是一桩强强联合的大喜事,可是丞相府里却乱成一锅粥。 人人都说少将军凌暮云杀人不眨眼且不近女色,是个冷血无情的魔鬼,嫁给他无疑是入了魔窟,...

我不想跟你去荷兰了。

昨夜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回到七年前,梦到九月的蝉鸣撕裂蔚蓝的天空,梦到燥热的夏风撩动浅黄的草坪,梦见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一切都很美好。 当我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仿佛时光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散伙饭。 六个男生喝着酒发着疯,只有周思淼安静地坐在那里,一杯又一杯地给自己灌酒。 “我有话想跟大家说。” 热闹的包厢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略带腼腆的清秀少年身上。周思淼站起来又闷掉了一杯...

两个男人和一只猫的故事

01 如果将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倒霉和幸福。那么我想此时我一定处在两者的过渡点,痛并快乐着。 跟着李贺一起搬去学校外面的出租房,绝对是我有史以来做过最蠢的决定之一;但因此遇见那只死肥懒惰的大肥猫,确也是我这辈子经历最有趣的事情之一。正应了那句老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新学校的宿舍环境稍差,热水时有时无,睡觉的床板也有咯又硬,但毕竟也是一个四年枯燥乏味学习生涯的容身之所。抱怨归抱怨,但当你...

我怕,最后遇见的是合适而不是爱情

爱情,在你来我往的世界里,是一件奢侈品。 01 夜班下班的时候,师兄忽然给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说要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回来了,我准备这两天叫着你们一起吃个饭,对了,我还有照片,你先看看。 拒绝的话,总是无法从我的口中说出,看着87年那张格外老成的脸,一下子蒙圈了,我这是有多缺爱啊,每个人都着急给我介绍对象。 二十多岁的单身姑娘,到底招谁惹谁了。 下班回家忍不住和朋友唠叨,她说是该谈个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