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大学荒唐事

2017-11-02 18:00:12作者:痞子寒

《笑谈大学荒唐事》by 痞子寒

李晓今年刚入华中一本科院校,高考分数刚刚好卡在及格线上,算是勉勉强强能够进入这所高等院校,不过专业还得服从调剂。

该院校以机械电工为本,在华中这一带也算颇具名气。根据院校老师自夸描述,不少企业都愿意高价聘请本校学生,对学生质量水平赞不绝口。

冬夏校园招聘会上人头济济,摩肩接踵。这一幕让李晓不由得想起公社里那些即将出栏的的大肉猪,个个长得膘肥体壮,争抢饲料时与争抢岗位一样得热闹非凡。

调剂专业一般都是根据各系人数需求均衡分配。不过该校院领导似乎懂那么一些阴阳五行调和之术,将李晓这个不正经的小色胚调到了管理类专业,而非像工科专业般狼多肉少。

每到夏季,机械工业寂寞难耐的奇男子们若是无事,便会集体涌入隔壁艺术人文类院校,进行友好的观摩交流,燥热天气里女孩们的大长腿,白晃晃得令人心神摇曳,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们偷偷瞥上一眼,从头到脚都是神清气爽。

李晓这个农村土包子也不禁感叹,城市里的女孩子发育的就是好呀,屁股又大又圆,胸前还有两只滚胖胖的小白兔。哪像农村里那些营养不良的野丫头,平胸平乳,像条蔫巴巴的韭菜,洒起泼来,流氓地痞也要敬她们三分。

新生与老生总该有些区别,气势汹汹,斗志昂扬,奔波忙碌成为了李晓身边同学的真实写照。他们游走于各种学校事务,社团活动,团委会议,面带郑重严肃神色,处理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小事,整个人的价值几天之间都得到了升华。

这种将来能成为管理一片区域的居委会大爷大妈的潜质,让李晓颇为羡慕。他不再犹豫,决定随波逐流,紧跟大众,让自己的大学生活每一天都充满意义,不再荒废。

填写完报名表后,李晓用一副贼眉鼠眼的姿态,将其递给了连正眼都不敲他一眼的学长。

“学长,我能看看其他同学的报名表吗?”探头探脑的李晓问道。

“按照规定,是不行的。”学长摇了摇他肥硕的大脑袋,把目光转向资历更高的老学姐,想询问其意向。

老学姐威严更甚,两颗硕大的鼻孔紧紧盯着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李晓,闷哼着从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看吧,别弄乱了就行。”

“学姐您真好,而且人又长得这么漂亮,简直是天女下凡,我对您的仰慕之情犹如.......”李晓绞尽脑汁终于从旮旯里扒出好久没用的词汇,哄得大鼻孔学姐面若桃花,羞涩难当。

“你再比比就别想看了。”大脑袋学长显然对李晓撩大鼻孔学姐的行为很不满,用挥舞的拳头表示威吓。

李晓乖巧地连忙点头,低头看着桌面上厚叠如山的A4纸,以及各种新生们的各种牛叉履历,让仅做过小学语文课代表的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来自心底的无力感。人与人的差距,其实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远远落下,俗语说的没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不过有些糟糕的是,李晓连基本的打洞技能都没有从身为农民的爸妈那里学会,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不良习惯倒是从隔壁村的陈痞子那学了不少。按自家老爸的话说,这孩子从小心术不正,歪风邪气学了不少,不是个当农民的料子,将来丢到社会上,绝对他娘的是坑蒙拐骗一把好手。

面试场地是租用教学楼的旧教室,宽敞明亮,门口还站了两三个疑似学生会干部的保安人员。墨绿色的小马甲上印着一个粗暴简单会标,学生会三个大字醒目传神,李晓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觉得,环卫大爷大妈们的制服是多么时尚大气。

面试流程也是相当简洁,一排排用来上课的桌子被单独隔离出来,用作审话之用。十个面试官围绕李晓而坐,上上下下大量其衣着,外观,容貌,是否符合基本礼仪标准,互相围绕着耳朵窃窃私语,并且对外表进行第一步骤的评分。

逢年过节看猴戏时,全村人好像也是这么玩,你瞧这猴毛发多旺盛,还会翻跟头嘞。可惜猴不会说话,否则它一定会以最肮脏亲切的猴语问候你全家老小。

一位眼睛歪斜的学姐用小眼睛瞥着李晓,尖生嘲讽道,“李晓同学,你觉得你能为我们学生会带来什么?学生会里都是大学里最优秀精英汇聚的地方,在你的简历上,我看不到任何的闪光点。”

李晓,“.......?”

小眼睛学姐似乎还意犹未尽,朝着身边主席讨好似地说道,“我们的学生会主席,在高中时就获得全国奥林匹克数学奖,现在再省创新科技竞赛上又获得一等奖,哦,我还忘了会长还拿了今年的国家奖学金对吧。”

“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学生会里比我优秀的大有人在。”主席连忙摆摆手,谦虚地笑道,不过众人还是拍起了手掌。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主席此时的姿态,灿若菊花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李晓同学,根据你简历上的资料,在高中时你并无突出的履历和成绩,在干部一栏你也只有语文课代表一个职位。恕我直言,学生会大部分成员都曾担任过班长,最差也是副班长。我们接受的都是优秀的人才,你并不符合我们的条件。”一个男面试官说完,不忘往主席那谄媚一笑。

陈痞子说过几句话,李晓现在都还意犹未尽,这群哈喇子的狗东西,老子拉泡屎它们都舔得香。(备注:它们指村里那群疯狗)

绝大多数的异地恋,都是这样分手的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马頔《南山南》 01 “爱最大的克星,我想应该是距离。” 我今天拿了某个一等奖,兴奋的发消息给你分享,等了五个小时不见回应;我吃到了美味的饭菜,分享给你的只能是诱人的图片; 我在失眠的夜里特别想要你陪着的时候,你气喘吁吁接着电话说“上班快要迟到了。” 明明我们离得那么...

永逝吾爱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晴到少云 今天是芊芊的忌日。我又来到她坟前,捧上一束秋菊,撒下一杯薄酒。虽然芊芊已经离开整整十年,可是当年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芊芊与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学一直同班到初中毕业,家境贫困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双双放弃进一步学习深造的机会、外出打工。父母与弟妹乞求的目光,像皮鞭一样抽在我们身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该站出来为各自的家庭分担苦难,总不能...

不良情绪,是你人生路上的腐蚀剂

拒绝情绪的腐蚀,拒绝庸常的琐碎。 01 黑夜无边,星辰零散。 深秋的夜,越发凉了。 韩畅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出租屋,举目尽是黑暗。 他没有开灯,径直瘫倒在床上。 猫咪随之跳到床上,略微叫了几声,便安静下来,坐在床头的一角,眼珠在黑暗里发着幽光。 韩畅心里想,她不会回来了,这一次,她真地要离开了。 他摸一摸喵咪的头,猫咪乖巧地凑近他。 全世界,仿佛就只剩这只猫可以陪伴自己了。 韩畅感觉到...

我那个100多公斤的哥们,和他的罗曼史

我读高中时,有个哥们,特别胖。一米七多点,得有100多公斤。因为体重近乎0.1吨,我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吨哥。 吨哥好色,喜好东瀛文化,且博闻强识。他形容女孩子好看,连“真他娘好看”这样通俗的语气词都用不上,直接一拍大腿:“太TM像XXX女优了。” 记得以前做数学题目,总会听到吨哥在后面突然“噗嗤”一笑。我们就知道,卷子上肯定有某些数字,让他联想到了熟悉的岛国番号,遂春心荡漾,喜不自胜。 ...

一则故事

朋友没有圈之阿杜和小胖的故事 我的朋友圈里有形形色色的人,自从有了微信这么一个神奇的玩物,这些人就被巧妙地联系在一起,管彼此认不认识,但因为我的缘故,被整齐划一地列入同一个人的通讯录里,各自的生活状态交替于我的每一次刷新动作里。对于他们所发表的关于吃穿住行的图片或鸡汤或抱怨,我跟每一个玩微信的你一样也总是选择性的评价或者点赞。其实我总觉得点赞特别敷衍甚至特别无趣,可是好在它的意义在于不温不火...

网恋三十三天

我喜欢你的颜值却要求你喜欢我的言值,是我太过幼稚。我打转的泪水和深藏的伤痕全都是拜自己所恩赐。 五十天前,我在书友群里请书友们给我推荐十月书单。有几个书友零零落落的给我发了几个书籍的名字。其中有一个昵称叫“尚不如相识”的书友给我推荐了几本书籍,下面还特别细心的打上了荐书理由。 这几本书籍里有我看过其中两本,《解忧杂货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看书单我原以为她是个小姐姐。我点开了了他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