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叫花儿

2017-11-08 14:39:58作者:西小生

《杨叫花儿》by 西小生

文/西小生

他姓杨,是个叫花子,没人知道他本名是什么,当人提起他时都称呼他为杨叫花儿。大概在我二年级的时候,他像是鲁滨逊一样漂流在我所住的小镇上,串脸胡,独具趣味的蓬乱长头发,跟电影《一个勺子》里面的傻子的造型很像,只是他并不傻,至于长相打扮打扮应该能成犀利哥的样子。

自我注意他起,他就处于风餐露宿的状态,饿了就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吃不了就会暂存起来;渴了就找剩下的矿泉水喝,偶尔也会去河里喝,但是很少。他通常都拿着一个口袋和木棒,口袋是用来装捡到的食物的,不太清楚木棒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第一次见他,他正在路边煮东西吃,石头块儿砌起来的一个简易空心灶台,上面搭着一个电饭锅的破旧锅心,周边放着一个半瘪的小铁盆,一个掉了大半的瓷的洋瓷碗。我和几个同行的小伙伴,都羡慕能用这样的真家伙过家家的,我们帮他拾了柴火放在一旁,他不理不睬完全忽略我们的存在。在我壮着胆子往他的小灶台里加柴火时,他拿起了手中的棒子就来追打,好在我和几个小伙伴都利索地跑掉了,后来也在没看见过他。当时只以为那是个疯子,不过那要真是个疯子,我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

后来,也偶尔会遇到他,但都避而远之,到了初中之后胆子又大了,对这个所谓有特色的叫花子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尤其是在听说他从来不接受施舍之后。这怎么会,他是个叫花子,换个词来讲就是乞丐,不接受救济那可不是一个乞丐的行为,况且我还看到过别人散过烟给他,他是一副欣然接受的样子。

一次偶然,刚好看见他正在学校搜查食堂边的垃圾桶,我多买了一份早餐打算送给他,我不知道当时的这份早餐是带着怜悯还是好奇。我走到他跟前碰了碰他,把早餐递给他,他先是瞪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回过头继续翻着他的垃圾桶。

从他的动作中看得出来,他根本没有要接受的意思。我等了一会儿,他翻出来一份没吃完的烧饼,上面遗留着咬过的口型和牙印,他清理了烧饼上面的污物,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不接受我给的早餐,我有点气恼,不过不要也罢,等他转过身离开之后,我便将食物扔进垃圾桶,叫花儿回过头又瞪了我一眼,不等我离开,又回来将我扔下的食物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了。

给他他都不要非得去垃圾桶捡,那不就脏了嘛!后来朋友们还经常跟我提起这个话茬子,这不是一个叫花子该有的行径嘛。又有人说反正他之前吃的都是脏的嘛!要是突然吃干净的会不习惯的,惹得大伙哄笑,我附和笑了笑,还是没找到什么笑点。

自那以后,我就不关注他了,好像在我不注意他的时候,他就像道上来往的车辆一样平常,又像是路边的一棵树,虽看得次数多也只是一个大概的印象而已,是什么树有多粗好像都不是很清楚。他是个叫花子,却也不是,他不肯接受食物的救济,接受别人散烟那不过是接受朋友的一种礼待而已。

杨叫花儿在一次盗窃后重新回到了我的视野,我注意到他的眼神好像带有恨意,却又是木讷的,无论他看什么东西,眼神都没什么变化。

南方小镇又是一个满是寒意的冬天,需要体内的魔抗抵制寒冷,集镇街头上的王家刚从外地买回来一床可折叠的席梦思,像是花了不少钱,买回来的那天杨叫花儿在门口看了很久,打算上手去摸的时候,被王家人赶走了,被赶走的时候他一走一回头,嘴里也不知道嘟囔出来的是什么字。

不知道第几天,这床席梦思丢了。王家媳妇儿召集了周围的正义人士,有老的也有小的,一伙二十来个人去了杨叫花儿的栖息地,是离她家很近的一座桥的拱洞里,当时杨叫花儿正躺在席梦思上睡觉。女人像是一个破了案的审判官,对周围的人说,就是他,看他睡着的席梦思就是我家前几天买的,早就看他贼里贼气的,还真是个贼,真活该是个叫花子。杨叫花儿刚醒,就被扔了几个石头,二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吓得他缩到拱洞的另外一侧。

女人上前验货,好啊!你偷就偷了,你还给我弄烂,给我在这里还掏个大洞,短命死的怎么不钻进去睡呢?狗东西,大家伙揍他,给他涨个记性。上去几个三四十岁的壮士就给他一顿揍,丝毫不手下留情,期间各种难以入耳的骂声也接连不断,揍完之后还吐口水。

他有气无力的躺在拱洞里,一动不动躺了很长时间,才瘸着腿去找吃的,动作比以往满了不少,也鲜少去觅食了,最后瘦了不少,眼神里带着点儿木讷的恨意。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王家小儿子挨了老子的打,才说出那个床垫是他爸扔出去的。那天王家媳妇儿不在家,男人出去喝多了酒,回来就要拿大叉子叉鱼,跳上床就是一顿猛插,插出一个大洞,还尿了泡尿,垫子就废掉了。事后清醒过来,先给了小儿子十块钱堵住嘴,然后想出栽赃的好计谋,伪装成盗窃场景,把床垫从临河的窗户直接扔下去,他知道垫子一定会被杨叫花儿捡走,在他老婆查案时,在旁边又是小提示又是煽风点火,才把矛头指向杨叫花儿身上。

媳妇儿对他一阵打骂,骂完之后回归正常,也不再提及召集人手去揍杨叫花儿的事儿了,那群伸张正义的人也不约而同的缄默不言。在儿子指着瘸腿的杨叫花儿问他爸,为什么没有人给被冤枉的叫花儿去道歉?他爸告诉他那就是一个叫花子而已,不值得也不用道歉的,问她妈时也得到的是类似的答案。

小儿子不再过问,这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没什么好在意的,也没什么好记下的。

去年回家,我又看到了杨叫花儿,也过去差不多五六年了,他有些佝偻了,还依然瘸着,着装和之前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胡子剃掉了,但也没精神起来,眼神里的恨意也少了。我掏出兜里的烟,递给他一支,他接手过去点了下头对我示以微笑。我又去旁边馒头店,买了一些馒头拿给他,这次他也接手了过去了,没有那个时候的瞪眼。

从他的表情中,我看到一个不被重视的人在经历长年累月之后的妥协,他向我们妥协了,也向自己妥协了。他原本就生活在人们所看不起的世界里,又是具有明显人物分类的叫花子,没有人们心目中那个叫花子应有的样子会显得很奇怪的吧!

七分实写,三分虚构。

西小生
西小生  作家 在空闲的时间里读读书,溜溜弯儿,想想过去和将来。写写经历和感想,微信公众号:工科man

葬礼仪式

黑子年岁未老,心却早已老死

微信步数不达标所造成的分手

杨叫花儿

黑子年岁未老,心却早已老死

小叔家的黑狗,没有警犬那样的专业素质,也没有金毛二哈惹人喜爱,但却是能记得住教训,忠得了主人的灵性狗。 那时我七岁,每次从小叔家门前经过,都会听见黑狗的怒叫。我怕狗,更怕这条站起来比我还高的狗,他一叫我就哆嗦。我谨记母亲告知我的“畜生不长眼,见了躲远点。”的教诲。对于黑狗,我是能避则避,避不了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连看也不敢看,生怕会因为我看他一眼,他就扑上来。我隔得远远的,一副畏畏缩缩的样...

神爱世人的方式

二姐来电,耐着性子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跟我说了一遍之后,气急败坏地发泄说:“我骂了他,也诅咒他。他这种人信什么耶稣?信什么圣母玛利亚?他信他爹个死人头,信他娘的死人卵,信他个绝三代.....” 恶毒的言语非常刺耳,我把手机挪开些,离耳朵远一点。 我活着的地方,有钱人很少,这些污言垢语却多得出奇。如若加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便可以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骂个底朝天。毫不费脑就能蹦个不歇的脏话,比我想说的故事...

那个嫁给房子车子的姑娘

文/0号粉丝 姜梦认识孙先生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处了七年的男友。 01 大学毕业后,姜梦放弃大公司,选择在薪资更高的一家私企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性格棱角、梦想抱负被磨得七七八八,变成别人眼中不近人情又抠门的小领导。 房子车子和父母欠下20万债务,压得姜梦整夜整夜失眠,即使薪资由五千变成八千,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偶尔,姜梦也会向男友撒娇要辞职休息两个月,每次男友都如临大敌,急忙开解:“亲爱你,...

千万不要小瞧,那些不合群的人

01 周末去送儿子上兴趣班,原没想到能碰上熟人,却没想到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她。 她是我的同村,虽然不住在一条街面上,但却归属于同一个小队。 印象中的她,是个很不合群的人。路上碰到,除非你主动跟她打招呼,否则她决不会理你,只是每天从你身边匆匆走过,丢给你一个娇小的背影。偶尔在村子里的红白喜事上碰到她,她也只是恬静地坐在角落里,帮忙择菜,洗碗,干一些无人愿意上前的体力活。 我们说家长里短,她在旁...

生活,到底是让你有多绝望

文|冰楠璇 -1- 在我家楼前的那片空地上,总会蜷着一位流浪汉。他身边总会摆着几张一块、五块的纸币。他身上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总是那件军绿色的大衣,破旧地露出了泛黄发黑的棉花,估计已经跟随他很多年了吧。 那里像是他的“家”,只是没有屋顶,不能挡风,累了也只能在长椅上躺一躺。 我听妈妈和我讲起,他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之前妈妈还和邻居阿姨给他送过做好的饭,看他吃的样子,像极了当年无家可归的三毛。...

空有一颗游客的心,却有一个导游的命

文/稳心山人 今天有学妹自海牙来访,想去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鉴于里面的语音导览需要五欧元,于是乎,学妹便想到了号称人形行走野史八卦吐槽无间断弹幕器外加梵高十级脑残粉的我。自然,有朋自远方来,作为一个热(不)情(想)好(学)客(习)的人,我便穿上外套,背着小书包便出了门。 周末的梵高博物馆,人显然是有些多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寻寻觅觅了许久,却是找不到人,终于蓦然回首,学妹就在进门纪念品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