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5年,我们终于开始油盐酱醋茶了

2017-11-09 08:39:17作者:桔梗小姐

6“老婆,我今天下班早接你去吃小火锅啊“

“老婆,家里牙膏用完了下午去超市吧”

“老婆,你见没见我上次穿过的那件外套啊,你不会给我扔洗衣机了吧”

“老婆,你就别生气了,我下次少喝点哈”

。。。。。。

每天类似于以上的“小唠叨”会发生无数次。

烦了吗?好像并没有。

这种常人眼里油盐酱醋茶的平淡生活,在我心里不知盼了多少年。

我恨不得把和陈丰生活的每一个瞬间拍成电影,要问电影时长多少,答案是一辈子。

01

我和陈丰的相识此处就省去吧,因为相识和五年的异地生活相比,实在渺小的不值一提。

5年的异地旅程启程于大一,他在气候分明的北方,我在绵绵细雨的浙江。我们和其余的异地恋情侣不同,没有过分分合合,也没有许过海誓山盟的誓言,能支撑我们一起走下去的是一颗一起变得更好的心。

五年,我们攒下了70多张车票,其中我去北方的只有不足十张,他说火车太累,路程太远,他不舍得我一个人。

大学入学,他把我送到火车站,我抱着他不肯撒手,想到马上就要分开,我连呼吸都要留在他怀里。周围多少眼光我都不管,笑吧看吧,我就是要抱着他,多一秒是一秒。

过了好久,他从背包里拿出两张火车票,说还可以多抱一路呢。。

其实我自己是可以到浙江的。而他,要在我们到达浙江的第三天赶回河北参加他的开学典礼。

爱情存在的意义似乎就像柳时镇对姜暮烟说的那样,你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要为你完成吧。

02

五年异地,我最羡慕的是路上情侣们可以手牵手走在阳光下,女孩笑着撒娇,男孩宠溺的哄着。而我,只能每天看着视频里的爱人。

我跟他说,毕业以后我一定要每天和你腻在一起,不工作了,不吃饭了,不看书了,在沙发上窝一天,只要身边有你,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他在视频的另一端,笑着说好好好,都随你。

我开始矫情的喊他陈先生,他把我的备注改成了陈太太。

刚入大二,优秀的陈先生找到一份薪水不错的兼职,我每天提醒他不要太累,他说知道你心疼我。

一个月后他拿着一个月的薪水出现在我面前,在阳光里,他牵着我的手说走吧,陈太太,我带你去圆梦,我们去丽江。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他穿着美邦的格子衬衫站在阳光下,很干净,还没等我开口说第一句话,他就说我带你去圆梦。

他爱我,连我的梦想一起爱了。

03

四年前我问他你以后会娶我吗,他说会。四个月前,我们真的结婚了。

一座城,一个人

今天想讲一位家乡的老人,他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留给了家乡。 我生长在东辽河的发源地,“辽源”很自然应该成为这里的名字,可她在解放后的第一个名字却是西安市,和陕西省会共用同一个名字,直到1952年,为了区分这两座同名异地的城市,将东北这座西安市更名为辽源。辽源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先秦时期这片地域就出现了氏族公社的活动迹象,康熙年间又被划为皇家的盛京围场,专供皇室狩猎用,至光绪年间才开始弛禁招垦。 ...

幼时的小学

幼时的小学,没有围墙,教室由一连片五间平房组成,这边三间连成一排,那边二间连成一排,两排教室以90度的直角连接,如同一个长方形的两条边。 教室的外边是走廊,走廊的走向和教室自然是一致的,也是一个长方形的两条边。 没有围墙,所以长方形只有两条边,两条边所面对的中间那一片空地,便是我们小学的操场,四四方方的操场和长方形两条边的教室一起,将学校构成了一个规规矩矩的长方形, 走廊和教室的地势高出操场...

穷人家娇生惯养出孽障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阴有时雨 李巷的大李臭名昭著。只因父母连生三个女儿,最后终于盼到他这根独苗儿,虽说家境贫寒,却从小娇生惯养。所谓惯子如杀子,大李的半辈子混蛋人生,验证了这个事实。 对于大李老实巴交的父母来说,扯大四个子女也非易事。可是家里始终围着这宝贝儿子大李转:好不容易杀条鱼,母亲要小心翼翼剔除鱼刺,将鱼肉放碗里让大李大快朵颐,仨姐姐只能一旁眼巴巴地看,直到大李吃饱...

我一直没能忘记我曾暗恋过的他

01 李江就坐在我的前桌,每次上课的时候,我总爱盯着他的背影看。 看着他认真听课的背影,那不断摆动的记着笔记的胳膊,那肯定是因为昨晚洗了头发而竖起来的呆毛。 难道我喜欢他吗? 我整夜整夜的未眠,最后得出结论,我是喜欢上他了。 在初三的那一年,我情窦初开,第一次对一个男生如此上心,第一次踏入这块我不曾想象过的领域。 在初三,我们第一次接触化学和物理两门课程,而我刚...

我怕还没来得及告白,你就被别人抢走了

想了好久,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告诉你才合适。 怕给你带来困扰,也怕让你觉得反感。特别小心,又不知所措。 紧张、发呆、走神、心慌是前天和你分开后到现在的状态,就连现在打字都是打一行删一行删一行又打一行,语无伦次,嘴笨好像是我从小到大都从未治愈的一种病,但是想表达我内心最真实真诚的想法,请你不要见怪。 三年前,你在祖国的北边,我在祖国的最南端,你和我素不相识,唯一的关系应该就是微博的“互相关注”...

记一个过去的人

马东说,谁敢说自己有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人,到最后还不是都放下了原谅了。康永哥说那不叫原谅,那叫算了。不是我不记恨,不是我不在意,不是我全然忘记,是每当心里隐隐作痛难以忍受时我只能告诉自己算了。是的,我心里也有一个这样的人,我们曾相爱,想起就心酸,现如今我也只能告诉自己算了吧。 三年了,这样一段压抑的感情终于要过去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遇时,是高三开学,因成绩优异被语文老师委以重任,帮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