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奇情|有狐在野

2017-11-02 16:45:08作者:庄生的蝶梦

《乡野奇情|有狐在野》by 庄生的蝶梦

话匣子盯着屋顶看睡不着,这几天都睡不着。月亮透着窗户进来,树枝摇在白墙上晃着,一会一个形状,奔跑着变化,话匣子眼睛忽然睁大了眼睛,惊恐的“妈呀”一声蒙住头,钻进了妻子的怀里。

天亮了,山村的鸡把话匣子也叫醒了。一夜涨的不行,话匣子披上外套就去解手,解完松快的很多,只是隐隐的疼,尿也黄黄的,话匣子在风里打了个冷战。

“话匣子醒了?”

隔壁的花凤子在解手也喊着了。

“你也醒了么。”

话匣子反问着。

“这一夜没睡好,老婆折腾了。”

“老婆把你折腾死了?”

话匣子嘿嘿地笑着,嘴扯的有点难看。

“哪有哩,胡言乱语一个晚上,都是胡言乱语的说以前的话,好像和死人说话,她奶奶都死好几年了,一直说奶奶多坐会,吓死我了。”话匣子也一下子骇住了,站在那里半天没说话。昨晚的墙上不有个人吗。

“今天得吴先生看看,是不是冲得什么了。”花凤子自言自语的走了。话匣子感觉头发麻,看着两家隔着那个院墙摇摇头回家了。

二喜冲着了,二喜冲着了。这几十户的村庄沸腾了。

男人女人见面都在交流着这个新闻。

这是被山环抱的小村落,男人出去打工,女人侍弄几亩山地,家家过得紧紧巴巴。花凤子在城里干建筑活,过年回来呆几天就走,小日子还红火,女人二喜在家带着孩子。二喜肯干,山上的几亩地被平整的像模像样,村里都夸是个好把式,花凤子真有福。

话匣子没有出去打工,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话匣子和花凤子是发小玩尿泥长大的,家里有啥事都照应着。

吴先生去花凤子家破去了,村里人看见花凤子提着一只鸡一瓶酒去吴老先生家去了。

吴老先生是村里的大先生。80多岁耳不聋眼不花,大事小事解决不了的都找吴先生。吴先生本不是本村人,年轻时在平原教过书,日本来了跟着打过仗,后来散了跑到这山里小村庄就不走了。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都入了土,而吴先生活得似乎比年轻都滋润了。村里红白喜事都找他。还有一个重要的本事就是会“看”,每几年都会发生一些莫名奇妙的事,吴先生一到场就解决了。最玄的是村里的一个娃放学回来,吃吃饭就躺着抬不起头,在家晕沉一天。吴先生一进屋就大喊一声“还不走!”娃就坐起来想吃东西了。

吴先生也来到了花凤子家,门口都被小孩子挤着。

二喜还躺在床上,蒙着被。

“老太太还没喜欢够吗?”吴先生搭腔了。

“看谁再欺负我孙女!”二喜突然坐起来,恶狠狠的咬着牙。把花凤子和话匣子都吓了一跳。

“你孙女活得好勒,你就瞧好吧,钱以后给你多烧点!”吴先生突然严厉起来。

“谁欺负我孙女,让他不得好死!”话匣子有点发麻就像早晨一样,他看花凤子脸也有些紫了。

“你孙女花凤子照看着呢,你就放心吧!”说是迟那是快吴老先生捏住二喜人中大喊一声“该死的孽畜,还不走!”

二喜浑身扭着,直直瞪着话匣子。

“快去粮仓房住它!”吴先生向吓傻的花凤子喊着。

花凤子跟着几个半大小子进了粮仓房,角落里一个白毛长尾狐狸似被抓住脖子蹬着,低声哀嚎着。一个半大小子不等花凤子下手,一锄头就要了狐狸的命,屋里传来孩子的呼喊声:妈,妈,妈好了。

吴先生走了,拉着花凤子的衣襟悄悄说,这山里有狐狸,你不在家,让二喜别走夜路。

花凤子把院墙加高了一米,养了一只金毛大犬,二喜再也没犯过病。

话匣子被吓得大病一场,窗户上安了厚厚的窗帘,他怕有月亮的树影,怕老太太要命的话……。

庄生的蝶梦
庄生的蝶梦  作家 心里装着文字的梦,走走停停,游走在文字边缘。

同学三水

乡野奇情|有狐在野

从一个弱者变为一个强者是怎样的感觉?

1、承受 庞龙又从梦中惊醒,看了看时间,才凌晨2点钟,这是这个星期第三次做噩梦了。庞龙擦了擦脸上的汗,从床上坐了起来,心脏还在“咚咚咚”的狂跳。庞龙心里非常煎熬,他不敢给父母说,也不敢告诉旁人。“如果我变得强壮点就好了,如果我能打得过他们就好了”,眼泪从庞龙脸上流了下来,再次躺下睡着了。 庞龙这个名字是父亲给他起的,希望他像龙一样强大并且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不过由于家庭的教育过于严格,庞龙从小...

夜店卖酒女也有春天

认识罗大成的时候,夏桃还是个夜店卖酒女。夏桃16岁出来打工,如今也不过25岁,可已经有了9年的工作经验,对人生的感慨和认知更是有一套自己的说辞。 2017年5月5日,夏桃还像往常一样,午夜十分从出租屋里走出来,在了无人烟的小巷子里一路朝熟悉的酒吧走去。突然,她听到一声咳嗽,正疑惑哪里有人时,听到“扑通”一声,有个男人倒在她脚边,夏桃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心“砰砰”的直跳。 倒在地上的男人神智有点...

海能听见你笑的声音

2014年的夏天,小米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来找我。 从广州到青岛,我在机场接到她。 一年不见,她变了很多。 曾经一头长及腰的秀发如今在棒球帽下微微露出少许,白T牛仔裤,背着黑色的双肩包朝我挥手。 “嗨!清清!”活力满满一如当年,一口白牙在阳光下简直能晃花我的眼。 时光仿佛一下子拉短,当年那个青涩娇俏的姑娘也是这样向我招手,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向我抱怨:“累死了,赶紧回宿舍!” 旧日时光,揉碎在阳光...

喜欢过就足够了

文/苏悸婉 整个年级段的人都知道林默默在追贺之天。 “贺学长这是我买给你的早餐哦。”林默默高高兴兴的把早餐递给贺之天,贺之天淡淡撇 一眼林默默递过来的早餐语音清冷的说了一句:“我吃过了。” “贺学长没事,你可以多吃点。”被拒绝了林默默也没有难过依旧笑容璀璨的说。 “吃不下。”贺之天说完这句话大步的离开了。 林默默撇了撇嘴把早餐放进包包里跑去追贺之天。 林默默喜欢上贺之天是因为校园里的一次运动...

听说,你还在祝福我

结婚前夕 “杨曦,你找到没有?就在梳妆台的抽屉里。” “等一下。”当我打开抽屉,入眼都是装束用品。在最里面的角落里看到了一盒香蜜,香蜜下面压着红色的纸张。好奇心作祟,我迅速的翻开,是婚礼名单。 “找到没有?” “找到了,找到了。”我从门缝里塞给她。然后迅速的整理好抽屉,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脑子里总是刚才的那一长串名单,没有一个同学。过了几分钟,陈晨从浴室里出来。 “你这盒香蜜蛮香的,从...

祝你平安顺遂孤独终老

我需要提前说一下,这不是忧伤的爱情故事,也不是什么友情破裂的故事。这里讲的是一个恶婆婆的故事,可能会让有些读者看了不舒服。如果介意,烦请绕道。 最近,妈妈群里因为一件事情炸窝了。有天大家来了个“婆婆展示大会”,群里讨论地很热闹。有炫耀和夸赞婆媳关系融洽的,让人艳羡;也有吐槽婆媳矛盾和新旧观念冲突的,引发不少共鸣。一开始的这些婆媳关系,都无伤大雅,大同小异。只有一个宝妈讲的,让群里所有妈妈都震...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