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

2017-11-02 17:45:05作者:栗子小姐的猫

《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by 栗子小姐的猫

刚来上海的时候,饮食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是最大的不习惯。咸甜参半,无味清淡。菜包子可以是甜的,馒头是有馅儿的,罗宋汤是难以形容的,白斩鸡只有鸡皮有味道……可以算得上打开味蕾世界的新大门了。

在上海呆久了,舌头喜欢上了红烧酱排骨、清蒸黄鱼、三鲜腊鸭、走油肉、酱鸭腿、酱汁门腔……一些地道的上海菜。只是很多时候,心里一直在犯嘀咕:“真的十分想念那碗西红柿炒土豆条。”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不是什么传统的菜系,甚至称不上是一道菜,但是那股味道真的是妈妈的味道

上初中那会儿,我就住校了,半月回趟家。每次回去,我妈总喜欢说一句:“娃回来了,今天改改伙食,做好吃的。”她从旧钱包里,掏出钱,攥在手里,满脸笑容的出门了。吃饭的时候,端上桌的肯定是一碗“西红柿炒土豆丝”。

我妈这个人特别节省。在我小时候,放学回家想开灯做作业,她都嫌我开灯太早了;天不黑透了不准开灯,晚上10点之前必须关灯,不然太费电了。吃东西也是,动不动就是吃白菜、吃杂菜,有一次吃饭惊艳到我了,端上桌的除了白菜炝锅面,还有凉拌白菜丝,仅此而已。穿衣服就不用说了,从来不主动买衣服,我妈有身碎花套装,二十几年过去了,她还穿着。就算后来日子不再拘谨,但是习惯却成了一辈子。

接着扯回来,为什么说是土豆条不是土豆丝,因我妈这个人做菜真的很一般,刀工极差的她,每次都能把土豆丝切成土豆条,而且粗细不一。她做菜毫无顺序可言,反正一股脑儿都给你扔下锅,放点调味剂,炒熟了便可。可能是白菜吃多了,也可能是食堂吃烦了,每每吃到这碗菜,我总能吃好多饭,好几次都是一碗菜见底。我的实际行动,让她觉得自己做饭一级棒,也让她认定我就是喜欢吃这道菜。

想想看,粗细不一的土豆条,入味的程度都不一样,有时候是夹生的,有时候非常咸,有时候就特别淡。能好吃到哪里去?只是看着她舍不得吃,却一直把菜碗往我嘴巴下面推的样子,实在不能说半句类似“这道菜炒的不好吃”这样子的话。我边吃边称赞她的厨艺越来越好,还口口声说最喜欢吃她炒的这道菜。她听后,羞涩,开心,低头吃饭。

记得有一次回家,恰好碰到我爸出远门回来,别提那个热闹了。我爸可能认为我在外面一直受苦受难,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一直在我耳边说,吃这个么?吃那个么?恨不得让我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他才高兴。把我磨叽烦了,我就让他上街串门儿去。

这时候,我妈总会像个和事佬一样,走过来装腔作势地打我爸两下,然后说:“你不要逼她,逼烦了又要生气了。娃不喜欢吃那些,她只喜欢吃西红柿炒土豆。”当时听到那句“只喜欢”,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自己也尝试做过这道菜,但味道没有一次是对的。妈妈给的爱,我只能满满接受,想超越实在是太难了。这两年,她的体格大不如前,也不喜欢做饭了。但是只要我回家,她一定要每天亲自下厨,做一碗西红柿炒土豆条,端到我的面前。我还是如往常一样喜欢,只是越来越舍不得吃,总会吃一半留一半,慢慢吃。

如今,土豆不再是那个土豆,西红柿也不再是那个的西红柿,但那股菜香始终如一,那份爱从未改变,那种想念日久弥新。

栗子小姐的猫
栗子小姐的猫  作家 一个95年,有梦想的姑娘。

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

皇朝录像厅

1. 老丁似乎开始脱发了。 冬至那天,有人瞧见老丁捧着一个纸壳箱,鬼鬼祟祟的从客运站的长途车上跳了下来。他跑的匆忙,脚底打滑,一个结实的腚墩儿,屁股缝儿正正当当的卡到了凸起的冰凌上。 检票大姐发现了老丁,她举起扩音喇叭隔着八丈远高喊:“哎呀呀!怕不是把裤裆里的棉花磕出来啦!” 老丁放下纸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顺势摘下头上的狗皮帽儿,被汗水浸成一缕一缕的头发瞬间冻结——像极了拙劣的超级赛亚人...

别开玩笑了,你要拿什么娶我

你走了,只剩我在回忆里沉沦。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晴 文|深海梦影 -1- 我在火车站等候一个两年未见的老友。 以出站口为圆心,围成半个圆的接客,形形色色熙熙攘攘的路人,他们从同一个出站口出发,奔向不同的方向。 人生,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究竟哪里又是各自的归途? 想到这里,他朝着我的方向奔来。 那年青涩、带着些许孩子气的他,如今已是成熟稳重,脸庞削瘦、棱角分明,眉宇间夹杂着一丝...

痞子“大牙”传奇之打手

痞子“大牙”在“严打”中被请进公安局没几天就被放出来的事给他着实镀了一层金,使他的声望和威信短时间内就如钻天猴一样,“噌”地一下飞上了天,让不少同行望洋兴叹,遥不可及。 有了这层金身,“大牙”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就更加吃香了,走到哪里都有一帮人簇拥着,黑道人人畏惧,白道也不愿意去得罪他。 痞子“大牙”原本的经济收入除了养车的来源,也就是收个保护费,“严打”后保护费也不敢收了,没有了这项收入,他...

一场疾病,会让你深刻的体会世间冷暖。

1 大家都知道,李白是世上出了名的“放荡不羁”、到处游乐的浪漫主义诗人,一次在他游历途中,却突然重病。 李白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人,但在他游历期间他会用金钱去接济落难的文人墨客。 但是当他患病时,他却不曾想到和他一道交游玩乐的人,看见他钱也花光了,人也病倒了,十之八九都纷纷散去。客栈老板脸上的春风很快就变成了秋霜,美酒佳肴很快也变成了粗茶淡饭,令李白精神沮丧,并深刻体会到世间的人情冷暖。 眼看...

嘘!天亮了!

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和一个初次见面的老头,被群众扭送到派出所。老头显然受惊了,在派出所门口,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辩解:“警察同志,我跟她什么都没做!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抓我干什么?抓她!抓她啊!” 我一声不吭地跟随着警察,走进了讯问室。惨白的房间空空荡荡,两个警察和四面白墙都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注视着我,传递着蔑视。 我低头打量着自己,我赤着脚,吊袜带松了,一只丝袜松垂到脚踝,手腕红肿...

环驾中国路线篇|在鸡年,用足迹在地图上画只雄鸡

2017年,鸡年。 2017年,我想用足迹,在中国地图上,画只雄鸡。 有时候想起来,一切的安排都像是最好的。冥冥之中有注定一样。当然,这种所谓的注定,有可能只是我心中的执念而已。 在西藏漂了快两年,不,确切地说应该是隐居了快两年,突然,有种想要不顾一切去放荡的冲动。这冲动,是冷静和积淀了很久的冲动。 对这个世界,我有很强烈的好奇之心。对,就是好奇,什么都想要亲自去一探究竟——对世界敏感的感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