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菩萨心,别惹离异男

2017-11-08 20:09:24作者:夏一夜

《没有菩萨心,别惹离异男》by 夏一夜

文/夏一夜

一、

杨旭是个离过婚的男人,年龄三十岁出头,身高一米七出头,身材偏胖,却不会让人觉得肥腻,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憨厚朴实,身材还算壮实的男人罢了。

跟他在同一单位工作已半年,除了工作问题上的只言片语,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人生无常,人心也无常,有些人,有些事,总会毫无预兆地突然闪现在你眼前,有时让人不知所措,有时让人义无反顾。

某年某月某日,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杨旭。

别人问我,为什么是他?

我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某一天啊,我在下班的路上发现墙角里躺着一只受伤的大花猫,杨旭呢正蹲在它身旁,手里拿着一个碗,碗里面装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小鱼干,正耐心地一口一口喂大花猫。他的面容十分淡然,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却满溢柔情,仿佛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只猫,而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孩子。

我伫立在不远处,不声不响地凝视着眼前的一切,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杨旭和大花猫的周围突然出现一道光圈,温柔地将他们萦绕,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差点儿亮瞎了我的眼。

从那以后,对杨旭的好感陡然上升,在单位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四处搜寻他的身影,当他出现在眼前,便期盼他朝我走过来,当他真的朝我走过来,便期盼他能跟我说说话,一起聊聊天气,聊聊人生。

他貌似也察觉到我对他的变化,经常借公事之名理所当然地到我这里来,聊私事。

二、

夜里11点,刚刚睡下没多久的我突然发起烧来,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倒一杯温开水喝,然后拿起外套和包包,晕乎乎地出门去医院。

街上行人稀少,风很大,呼呼呼地朝我迎面袭来,掠过我的脸,然后钻进脖子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将外套的帽子拉得更紧。

来到医院急诊室吊盐水,由于已过凌晨时分,大大的输液室里竟然只有我一个人,显得冷冷清清,空气里隐约还夹杂着一丝恐怖的味道

百无聊赖的我拿起手机,打开照相功能,对准吊盐水的那只手“卡嚓”一声拍下来,发了朋友圈。

配图文字是:凌晨时分独自一人吊盐水,凄凄惨惨戚戚。

没想到的是一分钟后杨旭竟然给我留言,问我在哪家医院。

夜猫子一个,这么晚了竟然还没睡觉,我盯着手机上的留言发呆,心想难道他要来医院看我?

犹豫再三,我还是将自己的定位信息发了过去。十几分钟后,杨旭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输液室的大门口,我抬起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困了就靠我肩膀上睡会儿吧。”杨旭坐在我旁边,温柔地对我说。

那是我第一次靠他那么近,歪着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能闻到他身上的淡淡烟草味道,说不出来的好闻。

我们很少讲话,输液室里依然很安静,我闭着眼睛假装睡着,脑袋里却异常兴奋,因为我知道,当我走出医院大门时,就是我单身生活谢幕之时。

三、

我和杨旭成为恋人的半年时间里,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做了,恋人之间不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也做了。

一起看所有上映的电影,一起吃遍城里所有的餐厅,一起去南京的夫子庙夜游秦淮河,一起去婺源看油菜花田,一起在酒店的房间里翻云覆雨。

所有的事情做完之后,杨旭带我去见家长。他家里有老爸和老妈,有哥哥和嫂子,还有一个读小学二年级的小女孩,是杨旭的女儿,自从他离婚后,女孩就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

那天,女孩很早就站在家门外迎接我和杨旭。

“阿姨好!”她一见到我就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一看就是那种古灵精怪,嘴巴很甜的女孩子,五官跟杨旭简直一模一样。

“童童,这是阿姨送给你的见面礼,看看喜不喜欢。”我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那是我在商场给她买的公主裙。

“谢谢阿姨!我现在就去房间试试!”童童开心地拿着公主裙走进房间去。

夏一夜
夏一夜  作家 七年即一生。

没有菩萨心,别惹离异男

优秀的人凭借这三点能够超过90%的人

前两天和朋友MRS song在一起聊天。song在我眼里绝对是优秀的人,年轻、漂亮、高学历,是我们当地特别优秀的一名主播,当然除了播音主持外,她还会画画,爱运动,生活很有品质。 或许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我问她最近在变得优秀的路上又有什么感悟呢,她说“三点,专业、专注和执行力”。我当时回了我的理解,可能太简单了不得要义,这两天我也思考我身边的那些优秀的人,他们的过人之处,发现...

钟馗重现诛人魔

黄泉碧落,杳杳冥冥,阴风愁惨,似广袤无间…… 望乡台上,一位妙龄少女的怨魂已然孤独伫立两百九十四日,夜夜泣极咳血,悲鸣九泉。 “是何孤魂野鬼,胆敢久停望乡台上?汝可知生死祸福皆由天定,既已身死岂可留恋尘间?” 只见一人,身着大红天师蟒袍,手持龙泉斩魔慧剑,生得是豹头环眼,怒目圆睁,满脸胡髯凭添三分威武,一声喝断尽显凛然阳刚。 少女惊愕之下,亦难止住心中悲苦,原本流畅的啼哭之声顿时变得断断续续...

你是不是暗恋我,怎么老是偷看我的朋友圈

昨天凌晨一点时候,朋友突然私信切小窗口给我。“你是不有病?微信不回我消息,非得在朋友圈聊,这么喜欢偷看我朋友圈,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沉默了一分钟左右,敲敲打打的写了一行字,最后又删的就剩下几个字,“你是个好人,明天聊吧,今天时候不早了,早点睡。” 有句话,其实还是没有告诉他,因为深夜的时候,朋友圈的你比微信说的更真实。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朋友、同学之间都习惯了伪装快乐,微信群里聊...

你想变成黑色的兔子吗

小白兔匍匐在地上,两只嫩红透白的小爪子慢慢挑选着草,在一片红黄蓝颜色的草中挑选着绿色的草,嫩绿嫩绿的青草,它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 青草,是青草。 小白兔一双小眼睛盯得贼亮,像是锋利无比的匕首发出的寒光一样,闪闪逼人。内心如同见到心爱的人一般狂热躁动,小心脏砰砰直跳,快要跳出嗓子。它的眼睛忽然变得通红通红,瞳孔里倒映着绿色的青草,无限放大放大,再放大。 它的小爪子慢慢挪向前,轻轻触摸青草,就...

一个人走了,像水消失在水中

隔着一座湖,对面人家那位独居的老太太,在这个冷得令人失魂落魄的冬天走了。 走得悄没声息地,走得干干脆脆地。 听闻变故的那一刹,我只是静默,虽然心底也恍然。 在我眼底,谁突然离世仿佛也轮不到她的,因为她看起来健康硬朗得紧,说话声音也沉着嘹亮,这我都记得的。 但我却没想到,这之间,已然过去了多少年,多少沧海桑田,多少人事变迁。 何况,大限一到,说去了也便去了,原也由不得人。 人世间,哪有那么许多...

有些浪漫,也许不是爱情

01 一连好几天,我的心就如吊着水桶一般,七上八下的。心里像有个定时炸弹,提醒着我有爆炸性的毁灭事件将发生在我身上。 我使劲往脸上拍冷水,告诉自己要镇静,可能最近太累想太多,没事的没事的。 梳洗打扮妥当后,我看了一眼桌上的玫瑰,想起男友郑强,心里涌过一丝甜蜜。抬手看表,看见8点20分的时候,我提着书包狂奔出门,暗想要死了又迟到了。 我偷偷从后门溜进教室的时候,教授正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讲解着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