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妖百怪之“贪”

2017-11-02 10:00:05作者:一之鱼

《千妖百怪之“贪”》by 一之鱼

图片来自网络

01

黄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在山里迷了路。

天已经黑透了,手电筒只能照清脚下的一小段路,虽然是夏天,却没有蝉鸣、鸟叫,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黄傲走得有些心慌,到处都是一个样子,好像原地打转了很久。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不远处,一盏灯亮了起来。

黄傲跌跌撞撞地往前跑,手电的光碎了一地。出现在眼前的,是最普通的村里的房子,二层楼带小院,铁门是红锈色的。

黄傲敲了敲门,咚咚两下声音刚落,门内立刻便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是谁?”

“我是来爬山的,结果在山里迷了路……”

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条细缝,露出来一张小小的脸,这个看起来10岁左右的小姑娘上下打量着他。“你想干什么?”

黄傲的呼吸平稳了下来,他弯下腰,尽量摆出最和颜悦色的表情。“小妹妹,我迷了路,能不能……?”

“顺着门口的路,往前走,再往右走就能出山了。”小姑娘打断了他的话。

黄傲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所及处只是黑黢黢的一片,他回过头,笑得和善。“小姑娘,我能不能在你们家借宿一晚啊。”

小姑娘看着他,大大的黑眼珠一动不动,许久之后。“进来吧。”

黄傲随小姑娘走进了屋子,房子里空旷旷的,和屋外一样的安静,脚下是水泥地面,头顶悬挂着一盏不是太亮的灯泡,客厅中除了一张特别大的桌子,再没有额外的摆设。

“小姑娘,你爸爸妈妈呢?”

“去亲戚家了。”

“你亲戚家隔得很近吗?怎么放心让你自己在家呢?”

“很近啊,”小姑娘露出了看见黄傲后第一抹笑容,指了指窗外。“就在旁边啊。”

顺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黄傲看见,窗外刚刚一片漆黑的地方亮起了点点灯光,或明或暗,好像就在眼前。

02

黄傲是被一片喧哗声吵醒的,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得这样熟。

走出门,昨晚看见的桌子上摆了整整一桌子的菜。精致的菜品摆在白色带金边的瓷盘中,好像处于最高档的宴会大厅中,等着它的主人盛装坐下,郑重地拿起刀叉。

小姑娘看到他,似乎很高兴。“我早上去赶集,买了好多好吃的呢,一起来吃吧。”

黄傲暗暗咽了口唾沫,看了看那张大桌子,又看了看小姑娘,飞快地摇了摇头。“谢谢你啊,小妹妹,我自己带的吃的,就不麻烦你了啊。”

小姑娘不笑了,大大的黑眼睛如门洞般,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她也没有再说话,转身进了屋。

黄傲觉得心跳得厉害,快步向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小妹妹,谢谢你的招待,我先走了啊。”也顾不得有没有回应,急忙推门走了出去。

门外真的在赶集,他的眼前正对着一条街,吆喝声、叫卖声,扑面而来。

看到黄傲在门口出现,每个人都转过脸来,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要买点什么啊?”

黄傲被这齐刷刷的动作惊得后退了一步,背后传来了小姑娘悠悠的声音。“你不喜欢吃我的菜没关系,外面好多东西呢?”

“是啊是啊。”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齐齐地点头。

黄傲抱住了胸前的包,紧紧地,像是要把它嵌进自己的胸膛中。他的脸色发白,嘴唇微颤。“谢谢,我什么都不买。”

笑容消失了,像是被突然按了暂停键,但紧接着,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像是从来没和黄傲说过话一样,吆喝声、叫卖声又响了起来。

身后,小姑娘家的大门关闭了。

03

黄傲深吸了口气,向前迈了一步,走进这喧闹的集市。

他感觉自己就像迈进了一湖平静的水面,每一步都踏出一圈涟漪,这涟漪向外扩散着,惊醒了两边的人。他们把头转向他,手拉得长长的,一直伸到了他的脖子底下,眼睛热切地看着他,像被雕刻的一般,嘴角露出一样弧度的笑容。

程咬金的双板斧

混过江湖的人都知道,江湖上曾经有一个传说——关于一个杀手和另一个杀手。 这两个杀手并不是好朋友,甚至算不上朋友,也不是陌生人,更不是敌人。 一定要给个关系的话,算是“点头之交”吧。 因为他们属于不同杀手组织的杀手,但属于同一阵线。 他们每次见面都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战场上,相遇,也不过是个擦肩而过。能彼此相识知道彼此是盟友,眼神交汇间得以点头相认已经很好了。 有人会说:骗人,根本就没有这个传...

“你这个死流氓。”

文 | 谢義和 01. 我托着下巴看着面前的桃花阵,思想高速运转。 “嗯,五行八卦,讲究的是一个顺,顺应天时,顺应地理,本主公猜,这一步应该走这个方位……” 我微微一笑,握紧了手里的剑柄,坚定地迈出了第一步—— 然而下一刻,我一蒙,整个人都被弹了出去。 “主公,你懂个屁的五行八卦……” 陈起的声音仿佛还响在耳畔,我整个人已经飞上了天空。 “扑通!” 在空中大约转体五周半,“扑通”一声,我脸朝...

蓦然回首,却已生死离别…

苏泽,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忧郁,却很有才华的男人。是许多年轻女孩心中情人的标准。邹晓恰好和苏泽在一起上班工作,中午休息的时候,同事们喜欢打牌,邹晓不爱玩牌,但她总给苏泽占着位置,等苏泽吃完饭以后,让位给他。 苏泽从未在意过邹晓,和邹晓在一起没有约束,邹晓是一个善良体贴的女人,很少笑,只是和苏泽在一起的时候才笑。苏泽并没有在意邹晓,可邹晓把苏泽深深的印在心上。 一天晚上,邹晓约...

一个无处安放的灵魂

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 晴 今天的故事,讲的是一个老兵的悲凉人生。 银林出生1930年,家里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在他六七岁上,父母先后去世。所以他是在哥哥姐姐的抚养下长大的。 父母离世时,长姐已经成家并有了两个和银林差不多大的孩子,看着嘤嘤哭泣的小银林和长他两岁的小姐姐,长姐二话不说,就把他们带回了自己的家,善良的姐夫也没半个不字,把他们当自己的亲骨肉。 已到适婚年龄的长兄,为了...

惟愿生离,不愿死别

凌晨一点五十分,市人民医院18楼依然灯火通明,穿不同工作服的人在玻璃隔开的病房里穿梭,步伐疲惫而迅速,疾病它不分白天和黑夜,所以,这一群人也没有昼夜的分别。 夜班从两点开始,换好工作服已经一点五十八分,从生活区走到病区两分钟,林静水把时间掐得刚刚好。经过生活区长长的走廊,遇上回值班室的陆西晟,他一脸疲惫,浅蓝色的工作服上留着深深浅浅的血迹,手上拿着取下的深蓝色手术帽,变了形的头发在头...

坐轮椅的小个丈夫和人高马大的妻子

01 父亲六十岁生日,按家乡风俗是要摆几桌酒,亲戚朋友都要来祝贺的。为了让父亲高兴和尽尽自己的孝心。冬雨带着女儿回家给父亲做寿了。 那天冬雨阿姨全家都来了,只有他的小儿子——冬雨的表弟,没来。但来了一个冬雨不认识的女子,而且挺着个大肚子。她不是冬雨家乡本地人。冬雨很想知道那女子是谁,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冬雨也不好问。保好在心里一直猜着是谁。“难道是那个表弟找的女人?不可能吧?”冬雨在心里反反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