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便不敢轻视别人的感情

2017-11-08 19:19:21作者:清晨起

《爱过,便不敢轻视别人的感情》by 清晨起

1.初相遇

认识秋是在2004年的秋天。

那时候,我刚进入地产企业做文案。

企划总监黄元明是台湾人,他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是自来卷,留着大胡子,穿着私人定制的胸前印有自己头像的体恤,嘴里经常嚼着槟郎,手指上戴着大大的绿宝石戒指。他自己工作室的名字叫大有意识,在台湾有老婆,还有两个女儿。

那时候,相比一线城市,作为内陆城市的龙城房产消费市场刚刚启动,思想超前一些的地产商捷足先登,高薪聘请外面的企划销售团队,甚至照搬港台模式,投入大量资金做策划、打广告,建筑首次被赋予了人文精神、投资价值,地产行业用大资金、大手笔、新理念造出一个又一个关于生活品质和创富机会的梦想,将整个城市的广告业乃至传媒领域都搅得风生水起。

当然,那些港台来的高层就是给这座城市带来头脑风暴的源头。这位黄元明就是地产界的一颗明星,我们这些企划人员跟着他去到那里都很拉风。

那天,我们跟着黄总监来到项目售楼部,对接市调情况。

秋站在迎宾处。

她身材婀娜,五官精致,皮肤白得发亮,甚至有些微的炫目。

黄总监对着她多看了两眼。

秋的脸瞬间变成了桃红,她忘了训练有素的标准的外露八颗牙的样板式的微笑,而是低下了头。

黄总监这股飓风刮过,售楼部的美女们炸了锅。

“你们说,黄总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啊?”

“那是金屋藏娇呢,咱们哪里见得上。”

“你们说,能不能比得上咱们新来的秋呢?”

秋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第二次见到秋,是在黄总监的办公室。

那天,我拿着打印出的楼书文案去签字,隔着玻璃门就看到秋在里面。

黄总监似乎正捧着秋的手。

看到我在外面,黄总监大方地点头示意我进去。并指着秋对我说,她是我女朋友了。

秋红着脸说了声,我去办手续了。便低头匆匆地走了。

我愣了一下神,拿着一叠纸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黄总监边大笔一挥,边笑着对我说,不用这样子看我啦。这是我在龙城的第4个女朋友。

我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急匆匆地往外跑,想追上秋,想和她说句话,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在人力资源部的楼道里,我等到秋。

秋已经办理了离职手续。

我问她,你干什么呢?你不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吗?工作你也不要了?

秋笑了笑,说,我在另一家地产公司了,黄总介绍过去的。

我有点急:“你不是那种女孩子。”

秋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淡淡地说,我当然不是那种女孩子。

我知道我表达得不够明白,只能说,“所以,你不能。你这么好。”

秋又笑了,腼腆中透着自信、还有清高,当然还有对我的淡淡的不屑。

你还可以看到这第三封信吗

-1- 11月4日 泰安 冷 上次说过,如果你这次相亲不成功,我就写写你让我心动的那些时刻,写的时候,心里还是会祈祷,希望有幸,你还可以看到这第三封信。 今天晚上,发了一个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的朋友圈,不会打扰你了,希望你能以一个平常心去面对,有的时候外界的刺激太多会让人做错事,我不想是因为我! 心里好乱,心里好失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把写给你的所有文字看了一遍,有文章,有诗,有歌,还有觉得...

你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遥不可及的人。” 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是一个我一想到就想哭的人,你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我想起来就心冷的人,你是一个伤害我伤害到泥泞沼泽的人,你是一个我爱而不得恨而不舍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已经让我心寒到如此地步,但我还是觉得,我们还会相遇,还有话可说,还有旧可念。 曾经我一度以为没有你不能活,其实真的被逼无奈之后,发现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所有的亲昵都源于误解了你的意思,...

去年陪我跨年的人,今年已经不在身边了

文 / 李晚来 -01- 佳佳是我同学的妹妹,比我小一届,是老师眼中典型的乖乖女。因为我死皮赖脸经常去找她,渐渐与她熟络起来。 初三之前我和她属于称兄道弟的,但她一直没有和别的男生在一起过,虽然追她的人挺多。 高中我被爸妈送到市里读书,佳佳还在读初中,因为那时候都没有用手机,我们俩那一年很少联系。 佳佳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回老家在那个潮湿的小县城陪她待了一整个夏天,我看出来她很开心,因为她...

给副编的情书丨为了爱情,一年往返武汉326次

1. 星空明亮的深夜里,我手中拿着厚厚一沓车票站在院子中央,回想着过往。 仔细数了一下,火车票加汽车票一共652张。 为了爱情,我一年往返武汉326次。 我笑了笑,这些东西本应该给我无限温暖的,而此刻我却冷得瑟瑟发抖。不仅是身体,还有内心。 说起来也挺讽刺的,是我先喜欢她的,可先走的却是我。 对,我们分手了!我提的! 我知道,这样伤害了她,可是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再怎么勉强都丝毫没有任何意义。...

栖树之莺

Chapter 1 腊月刚至,北国已是千里冰封,一片银装素裹,屋顶白雪皑皑,外头朔风凛冽。每日清晨推开门,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哆嗦了几下,房前光秃秃的大树被厚重的积雪压弯了腰,乍一看,倒像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不同于雪下乱如巾的北国,长江流域以南的冬天,除了山区,一般的城镇终年无雪。 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的鹏城便是一座从未下过雪的城市,季冬时节,全国降温,鹏城的白日也依旧是阳光普照...

麻八和他的“咕咕”

在我老家的抽屉里,有一个封在塑料袋中的泥塑,巴掌大小,有点像埙,不过只有一个孔,也没有经过烧制,可以吹出节奏,但说乐器有点勉强,我不知道它的学名,方言称之为“咕咕”! 我捏“咕咕”是跟着麻八学的,奥,也可能是马八,那是一个我分不清名字的人!不过很可惜,无论我怎么学习,捏出的“咕咕”总是没什么声响,但是麻八不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捏出各种形状的“咕咕”,有的像布袋,有的像小狗,不一而足,而且最重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