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14 ‖ 你今天的嘴唇很好吻

2017-11-02 12:05:03作者:白梨安

《故事烩14 ‖ 你今天的嘴唇很好吻》by 白梨安

图文|白梨安

牙齿和舌头那么亲密,还时不时会咬到一起,痛得人面部扭曲。更何况我们一南一北,本就差异诸多。

-1-

早晨,在孩子的异动中惊醒。眯着眼睛看过去,他正爬着寻找最舒服的睡姿。或许感觉到我的注视,他慢悠悠地调转脑袋来,看着我。

我继续装睡,他就继续盯着我。没几秒,我就破功,不好意思地睁开眼睛对他笑了。他也瞬间回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的笑脸,澄澈懵懂,天真无邪,干净得几乎要把我的起床气都消灭。我一把把他拦腰抱过来,搂进怀里。下巴蹭着他的脑袋,温柔地对他说:“宝宝,你醒啦。”

他在我怀里安静了一秒,就挣脱开,继续在床上爬着。爬着爬着,他就突然趴下去。我以为他闭上眼睛睡了,一凑近,却见他霍然又爬起来。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不过,只要他不吵不闹,我就可以不管他,闭着眼睛继续小憩。

屋子另一角传来先生洗漱的声音。水哗哗响着,似在洗脸。

我能想象,他鞠一捧水,泼到脸上,水被阻断前行,迅疾落入盆里,溅起满盆水花的画面。

唉,要不是口干舌燥,我真想唠叨他,让他小声点。

过了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大概在穿外套和背背包。果然,他很快就站到床头,看着我们娘儿俩说:“我走了啊,媳妇。”

我没理他,等他绕过床头,要直接迈出家门的时候才叫住他:“你不亲我就走啊?”

“啊?”他愣住。

“不用了吧?”他站在原地。

我撅着嘴,不依不饶。“亲我!”

其实很困,他真不亲就不亲咯。反正我不会爬起来暴打他,顶多在醒了以后控诉他“你今天都不亲我就走了”!

踢哒踢哒。他终于还是走回来,俯下身,在我嘴上轻轻一啄。

啄完后,他说:“那我走了哦?”

我点点头,又把眼睛闭上。

等踢哒踢哒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才坏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的嘴唇很好吻哦。”

他停顿了一瞬。很快就打开房门,走了。

我打开手机一看,06:45,顿时哀嚎:“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啊!”

而孩子,却靠着枕头渐渐睡着了。

-2-

并不是婚姻里所有时刻都这样诙谐有趣,温情和谐。

就如钱钟书所言:“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所以我一再告诫弟弟妹妹,能多玩几年是几年。

虽然我早婚早育,但是我始终觉得,一个人才是最好的状态。

在你想要披荆斩棘往前闯的时候,了无牵挂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若拖家带口,总是顾虑另一方的感受,飞翔的速度都会慢上一半。

当然,好的婚姻是彼此成就。就看你有没有实力和运气碰到。

-3-

提醒我少玩手机的那个人,走了

你走了,再也没有人提醒我要少玩手机,再也没有人一遍一遍拨通视频后又挂断。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晴 文|深海梦影 -1- 窗外,阴沉的空中漫着鹅毛大雪,零零落落,呈现出一片冷冰冰的世界。 雪花沸沸扬扬飘洒着,白得圣洁。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一群黑色的纸蝴蝶,在空中摇曳,飞舞。最后,被一阵风,吹向天边,化作一缕青烟。 2015年11月20日,姥爷走了,也是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 ...

每一次遇见,都是一次学习

每一次走进美容院,觉得每一个美容师都那么可爱美丽。当我靠近她们,听她们的一席席话,觉得她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那么丰盈圆润饱满。 今天给我做的美容师,我并不认识。带着口罩,我的视力又不好,看不清她的面容。她问:“怎么称呼你呢!姐!”我告诉了我的名字,她说:“那我称你为娟姐吧!我叫朱利,朱德的朱,利益的利。我是云和人!” 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知道,她是一个外向活泼的人。她说:“也许因为我的父母做生意,...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值多少钱?

北京房价那么高,我难道不如一个卫生间? 01. 大红住我家楼下,孩子在我学校,因为有时交流孩子情况,我们渐渐熟悉。她先生姓宋,某局办公室主任,科级干部。 大红嗓门大、脾气爆,也不爱打扮,四十出头的她看起来比同龄人老很多。但是,她是个能干勤快、热心善良的女人。我忙的时候,她经常帮我买菜;我要是出差,她还会喊孩子去她家吃饭。 对自家的先生和儿子更不用说,吃穿照顾得妥妥贴贴。 公婆和他们住一起,一...

以前喜欢一个人,现在喜欢一个人

文|那谁菇凉 01 “书书书,我的书,喂!这位同学,我又不认识你,干嘛抱着我?”慕南生气的说道,并用双手把这个紧贴在他身上的女生,使劲往外推。 “嘘嘘,别动,后面有人追我,求求你了。”小涂小声的说道,整张脸都紧贴着他的胸膛。 “这个小丫头片子跑哪去了,让我抓到肯定饶不了她,真是气死我了。”几个身型比较胖的男人爆着粗口骂骂咧咧道。 慕南从来没有被女孩子拥抱过,一时不知所措,胳膊浮在上空,脸颊烫...

睡在时光深处

我本是天上的一个散仙,一次喝醉酒竟跑到了天帝的住所,趴在那里呼呼大睡,我感觉有人在踢我,生气地大叫道“谁呀!” 映入眼帘的是一脸微笑的天君,天君本名亦宸,听说他自天地创世以来就居于世了,至今已几千万年,不老不死,顽存于世。 他看着我对我说“爱卿你跑到本君宫里熟睡是何故?”我望了下四周呆了呆,我怎跑到天帝宫殿来了,我急忙辩解道“臣昨天贪杯,醉酒故到于此,请天君恕罪。臣现在就走。” 我匆匆忙忙的...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我想重新认识你,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 一 路过880号巷子口的时候,不出意料地,从一家破旧拥挤的小店里跑出来一只猫,白净的毛色棕咖色的眼睛,看见林蔚然的时候本能地围绕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在脚旁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侧躺一下,颇有一种贵妇既视感。 “蔚然,来了啊!”小店的妇人从香烟柜台走出来,很是熟练地跟她打招呼。 林蔚然向她点点头,“欢姐,最近生意还好吗?” 欢姐一脸疲惫地摇摇头,“现在是淡季,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