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百家故事汇

2017-11-08 14:40:06作者:声波大银

《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百家故事汇》by 声波大银

图片来自网络

文|声波大银

我是个杀手,一年只杀两个人。一个,是所谓的好人,罪不当诛,一个,是坏人,死有余辜。

这种说法也只是自己的喜好而已,世间哪有人是无辜的?

以前混社团的时候有个“同事”,叫李三儿,他曾经问过我杀人是什么感觉,第一次杀人怕不怕。

人最大的问题是在于,总觉得自己是万物之灵,总觉得自己比其他的动物要高贵。人,其实也只是一种动物而已,有的甚至还不如动物。

这样的人就该死,我杀这样子的人的时候,一点都不怕,也没什么感觉,像剁了一只鸡踹死一条狗一样。

李三儿哪懂这些?他问了也是白问。况且我也不想跟他说。所以他只能是我的同事,而不会是我的兄弟,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有兄弟。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兄弟,第一次“出活儿”就乖张嘚瑟到不行,引发一场本内必要的群架,他第一个被砍死。

没脑子的人是不可以当杀手的。有情绪的人也不可以。

我只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有非常愤怒的感觉。

*****

我第一次杀的人,是我的父亲。是他让我感觉到人是不如禽兽的。

从我懂事开始,他就只做两件事情,喝酒和打人,喝五块钱一瓶的劣质白酒,打自己家里的人。

据说从结婚以后他就在争吵中开始打起我的母亲,后来大概是打顺手了,就停不下来了。

直到把自己老婆打得大腿肌肉组织坏死半身不遂,他才放过她。把撒气的目标转移到了姐姐和我。

在外面,对别人点头哈腰,喝的醉醺醺,像条半死不活的老狗一样,回家就开始打我们姐弟俩。

我14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快有这老狗高了,身材也比他强壮,我已经不认为他是我的父亲了,他,必须死。

我是在他又一次醉酒归来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对他进行了反击,我拿起家里一个塞满稻壳的枕头,狠狠地捂上了他的脸。

我的脑袋里根本没有什么害怕,只有愤怒,没有想到那是在杀人,只要想到的那是在清除,对,我就是要把他清除,从这个世间清除,从我们母子三人的生活中清除。

他用那具早已被酒精掏空了的身体,张牙舞爪地在挣扎,闷声闷响地在嘶吼,而我用一双精壮的手臂狠狠压住那枕头,直到它破裂开来,稻壳撒满一地,他的嘴巴里、鼻孔里、喉管里,都是稻壳在吱吱作响,往他尚有余温的身体里钻。

那条老狗享年四十八,他姓邹,我母亲姓华,他给我起名叫邹爱华。

真是讽刺。

我把老邹埋在屋后的荒山上。我把他嘴里的稻壳清理了一下,塞进一个酒瓶子。作为他的儿子,我对他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我离开了家乡,我改名叫做邹克华。

  *****

没有人天生愿意做一个杀手,也没有人就那么喜欢杀人。

在杀我的妻子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我承认,在与她生活的几年间我也经常会打她,我总忍不住,我想不通是为什么。

当有一天她跟我说她怀孕了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再打她了,我要杀掉她。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也并没有立即就去这样做。我等了五年,才找到了他的情人,并不是我笨,是他们太会隐藏。

学生,你的镇定来自哪里

到二班上课,真让我有些头疼,不管我使用什么方法,总是抓不住班级同学的脉搏,半个学期过去了,我依然拿这些学生没辙。 这不,刚从办公室走出来,就听到了他们班级同学的声音,不是背书声,而是忽高忽低杂乱无章的说话声。 他们总是学不会在课前复习,我布置的课堂检测,他们一点都不在乎,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了。 进了教室,我严肃地看着大家,“上节课复习的《孟子两章》,没背过课文的...

真实的生活远比小说本身更精彩 - 写在《老房子的故事 | 一个红木雕花盒子的秘密》第一季终

今年五月假期,因为看到简友老虎不吃饭饭一篇有关描写新乐路的文章,让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去自己的出生地走了一趟,拍了些照片,因为不想惊扰那些认识或熟悉的人,所以只在外围游荡,始终都没有靠近。 九月份的某一天,突然收到朋友发来的一张照片,就是插图中的这栋老房子。 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这是我在那儿出生与成长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也是我离开了近二十年后几乎再也没回去过的地方。 朋友说这是他特意跑去那儿...

你离开后,我就没有同桌了

默默,我怎么又想起高中那会儿,你在我侧边突然叫:韩远,然后我一看,就看到一张笑脸。 我怎么老会想起呢。 在我的世界消失许久的韩远突然发了消息过来,我正刷着微博上鹿晗和关晓彤的段子,冷不及防被这小子给惊到了,三百年不联系,突然就说了这么煽情的话。 一、转校时光 “默默,这就是你的新学校了,记得和同学搞好关系。”喋喋不休的老妈拎着我的书包,把我送进了高二(3)班的大门。 大抵是那个时候性格脾气闹...

如果出轨遇到真爱

一个人,如果不爱了,可以忘记曾经所有美好,他满心眷恋的只有现如今眼前这个人。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晴 易博打开家门,扑面而来的是红烧排骨的香气。这味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是他吃了二十年的味道。 这是妻子宁露的拿手菜,也是易博曾经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可是今天,当菜端上桌时,他竟觉得油腻不已。 宁露见他不夹排骨,只吃一旁的青菜便亲自夹了一块排骨放进他的碗里。排骨露出的骨头轻轻碰了一下碗边发...

“一帆风顺”,最是害人

有一个小伙,年轻的时候彬彬有礼,在父母眼里是众多子女中最懂事,最有礼貌的一个。在学校里,学习名列前茅,诗词歌赋样样出彩。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好孩子。 等到长大了,父母也老了,准备把这份家产传给下一代中的某一个,让他带着兄弟姊妹们继续好好过日子,按说大儿子最合适了。经历的事情多,最懂事年纪大,可偏偏老大不正经做事。学问也不好,可怎么能把家里的兄弟姐妹,还有那么的的财产,土地托付于他。 长兄如父,...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我都三十多岁了,还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在我不懂事的时候我就一头扎进了婚姻的巷子里,越走越深,关键是还走的莫名其妙,极不幸福。 自从我从深山里出来打工后,我就看到爱情的样子了。原来爱情是可以温情的,下雨天会有人为你撑伞,妈呀,阳光明媚的日子居然也会为你撑伞,怕把你的皮肤晒黑了;原来爱情是可以奢侈的,你走路都不用拎包,购物都不需要掏钱,这些都会有人替你去做;原来爱情是可以放肆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